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87|回复: 25
收起左侧

大都會戀人(Cosmopolita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9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志同人
主角: 方若綺 王瑞恩 
主要配角: 其他 古芊菁 黎華 林妮雯 莫筱筠 
明志系列: 明星志愿2 
篇幅: 未定
文风文类: 正剧 
与原作相近度: 50%
作者前言/简介: 一向不大擅長寫有故事的小說類,希望能拋棄「收藏」的念頭,認真地寫一次故事。這算首次嘗試:)
時間線跟隨意志,比較跳躍。
剧情关键字: 柯夢波丹
原创性: 原创
本帖最后由 cookingin 于 2017-11-18 19:02 编辑
+ K" p, |" p/ [* }9 U$ E1 j6 z, c( U4 ^5 t/ F/ }: Q5 [9 S7 J/ r: [
# 大都會戀人( S( H" I) X* k9 U1 o

+ e2 R4 q+ r& o! ~第一章:Un homme et une femme(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2 j5 ^/ j' u! J0 B: [# r' _$ H$ |0 w0 P3 a
1
$ I/ J$ z% ^8 b/ E4 r: s& o
  d- r) \7 ^  C) I: c「你們知不知道,Paul去拍三級片了。」
  k0 ^0 B4 S/ Q/ j3 U2 K8 n0 g/ e  i+ z2 e1 R9 ^
; A: E! u2 y3 w5 r( h- V, {
什麼?一語激起千層浪。
2 p# g1 t; `0 r( _/ I: [* X7 c; S% d; B5 @
9 P2 U- s; m- m# d( x
「是去導三級,還是演三級?」
# Y2 N  ~4 m7 i8 K# c7 F) ~( w; T8 H2 V

' k6 r1 {0 ^2 ]7 f. n& Z一眾哄笑。3 _2 X6 O2 l( f) O- y" A

' t+ n/ |+ Z  q

- K: z. ]7 r3 a  w拍三級片仍舊是什麼大新聞嗎?王瑞恩將還剩一點的酒一飲而盡。聊到女性胸圍的仁兄見狀,大剌剌又叫一打。( ~1 s" T; ]9 z  y+ V
0 F6 q1 [! }9 W, o& u) Y3 g
3 ?6 e& e6 A! e+ z6 W
托付於冰鎮的囑咐,幾個啤酒妹捧著插著啤酒和香檳的木桶邁大步過來,冰塊融化滴落下來的水,一半順著她們的腳步同曲線流了下來。
; ]0 p! ?3 Y8 g1 V1 `1 k* `( N+ X$ x  r( _
& {7 P3 Y7 }) ^0 f
年輕女孩不需問主動替他開一隻酒,遞給他的時候,幾乎握住他的手,他感到女孩手掌有汗,很濕。他很快抽手。
/ |) c/ t7 o% q# {3 ]5 |
* k2 E0 }8 b& b5 {$ t

, d# v" x5 ^8 x+ }1 P四處的水漬被昏暗的光線反射出粼粼的動態,是下雨後四通八達的都市街道閃爍的車水馬龍。" Y, o6 x; I6 ]
  k* e6 U$ b& z, m1 O

' J; H' d3 N# [  b7 z- X, i, s恰逢今晚紅魔對皇馬,場面一度擁擠,啤酒供不應求之余,盥洗室排長龍。0 K3 ?' |4 K3 j5 V3 Y6 o- j- a
7 L( v6 ]0 i1 h- N. L
( C8 g- c9 \' b9 w
他記得阿Paul,導過兩三部戲,票房大起大落。年輕不夠年輕,老也不夠老。
4 n  b6 N9 L7 @/ U: c9 D
2 Y4 D# N% |/ j; S; W4 |

$ O1 g" [* y0 `$ f+ q+ L拍三級片不是什麼壞事。「36D的女明星?不行啦。」那位仁兄擺手,「你是沒看過更好的。」他青睞好的攝影、燈光和音樂指導,那年拍《威尼斯之戀》,大段的空鏡頭用來拍夜裡的河流,河流若有光線的話,不僅是月亮的光。租了好幾台機器,在那一段半公里的河道上,他和工作人員一起打點整整一天。為了影片里一分鐘的憂愁和恍惚。
+ p$ d5 o' f# k6 l
4 C4 i, Q7 q1 G" _! U) f
" Y  L" I( ~# \3 \$ z
「王金的三級片不是爛。」3 ?0 j9 f; f' Q
( E& F  Q5 H" ^& e# q, b. X9 \
" g% y* N5 ?. c
「是很爛。」第二次哄堂大笑。
/ T' ^9 u& j8 o$ @9 ^
8 G& X. z, w+ M

, C& l9 U0 E" N9 d0 @導三級片輕描淡笑;若是演,敬業克服自然反應,不是難事。女人大抵吃虧一些,風言傳得滿山遍野,教女人露半臂胸脯,男人反而收收斂斂。記之曰,「掉轉槍口」。3 s+ g, Y! c* k& M3 Y+ G. ~

; O- O! G. X$ b8 W7 R9 L; q
: ?+ a2 c# d9 r" q, B8 |* y
他讀書的時候在影廳看三級片,九十年代的王金將風月片拍得大膽動人,票房令人咋舌。男女在頂層巴士歡愉,一路迤邐的是霓虹的光影和都市的寂寞,女人和男人胸膛的契合,寂寞具象得明目張膽。0 i  M1 H& n) T+ o4 U* j2 P/ Y8 o

  Q' |% k* ?8 H. r9 l  }4 W

2 N7 s) {* |9 e6 B- ~他一出放映廳,門廊的光線刺得他幾乎睜不開眼;有記者採訪午夜場觀眾。模糊之間王金同他擦肩而過,即使如此。砰;酒瓶碰酒瓶,有人不小心打碎一個杯;咣。清脆的聲音。紅魔進球,半個場子歡呼起來;他不看球,希望總是令人快樂的,這一點他無能為力。! r/ s  f- i* j; J% g2 l
2 ~! Y$ U1 j5 r" j

* }% g+ W3 n6 ]8 _4 T. Q0 r
$ m! o7 K+ p1 e' D! V1 @$ b; [! q) U5 s

" ]2 V! Q* N- ~0 u- g3 u4 \0 D& O7 N3 Z

书签目录

cookingin 查看楼层(16楼)

第二章:L'assault(襲擾) 5 古芊菁的婚禮沒有伴娘,按她來說,定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搶她的風頭。 姊妹們一併照做,個個收斂平日氣場,哪有走過紅毯爭艷鬥麗的女明星樣,但婚禮依舊敞著門讓娛記來,古芊菁真是折磨人。方若綺一席素裙,踩一對藕粉色的高跟,領子前掛著豆子大的幾卡項鍊,笑盈盈地挽著身邊男人供娛記影相,不敢鬆懈半分笑容。 那人比起她還多幾分弱柳迎風,婚前還被叫作歐公子,婚後便是歐生。叫做Joe的英國人站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okingin 于 2017-10-31 14:30 编辑 7 ]% A- G" Z! s' y8 C& a( ^

. r* P2 W3 V. \2 {第一次,威尼斯殺青的那天夜晚,他們一起去街頭的小酒吧。紅魔對皇馬,一片狼藉的場面,盥洗室排長龍。有人身子湊近,肘碰落他的啤酒,泡沫和碎片落了一地,褲管全濕。服務員不耐煩地彎腰擠進人群打掃,他一包紙巾用畢,她遞給他一包,指尖碰上他的,是冰涼啤酒的濕瀘。* q5 i& P1 {* d4 U. ^' e0 k+ W/ t: |
8 E9 V/ V. E4 J; L$ P% b

# L- |) t( K* _; @6 K- K  b2 S他們驅車回酒店,四公里的路上,午夜電台裡連續不斷的是聖桑。下了一陣雨,雨刷器開合,圓舞曲節拍一般泛起波光。他同她談話時,時不時偏頭望她。她時常抿著嘴巴;他說些什麼,她都有話應和,只有這些時候她才放鬆下來,身體向後靠。我看了太多法國影片。妳很喜歡?非常喜歡。說到這些,她的臉紅撲撲。他裝作看後視鏡,其實四處並沒有車。8 v$ r( `. C5 [% P% f- [

5 g. S$ l4 i# f5 N6 \9 q
, u$ }; }1 z/ U1 }
演藝圈裡無法缺少美麗的人。監視器裡的她,先是怯懦。他說若綺,再來一次;威尼斯的夕陽金黃,蘆葦篩管絨毛與她鬢角碎髮近乎發亮。
1 \  r9 c! h" Q1 d9 G* s, U
9 i: l, n# P2 b% J, v( w0 L
( d1 X0 _0 j0 x% O
起初她不拍電影。經紀人公司喜歡她的嗓音,讓她走歌星的路。台灣的中森明菜。不會拍戲,偏要拍戲,喝倒彩之賠本生意。她不愛被人比作商品,前些時間她解約,沒有曝光;他不知如何找上門來。一臉嚴謹同誠懇,他只講故事,講到精彩之時,她忽然抽出合約來簽。握著鋼筆的手指上塗著梅子紅的甲油,閃著剝落的金箔。5 [/ r2 e; f: e3 t- ^+ A, h! U, r

! S5 B; a& X6 l3 N0 ^1 d0 i; w
: |( r% t7 Y6 O# i
「我朋友開了一家酒吧。」男人們喝到酣時,覺得四處的酒皆不夠。「下周有試酒會,要不要去捧場?」  s. T( k1 t- |- o6 Q% N, @

, _. |- N9 V9 M$ S6 e

- A3 D, m* g. |' J# v「就在忠孝路,以前民歌餐廳那裡。」又補充道。
+ C$ t* D8 y) b3 K1 m: S6 x
" `/ B: B3 T0 s

7 g# }& N7 {5 W6 w「以前民歌餐廳很輝煌的,出了好幾個大紅大紫的人物。」
6 x6 z( \2 n/ t  i! k: N5 ^+ Z% g
/ {; \; s1 O. L! [3 i. C1 r3 Q

3 m3 Y. D" O$ M  T(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okingin 于 2017-10-31 14:31 编辑
: o9 L7 r9 M7 L1 _2 J- J( m1 }
- O# y- f- s6 c7 g大紅大紫;他勢必要承認。跨年夜的民歌餐廳早早打烊,紅紅綠綠的雞尾酒擺滿吧台;莫叔不讓賓客喝醉,一人只許飲一支口味。少百分之十的伏特加用果汁替上。他笑,醉倒一個便是第二日頭條。方若綺飲得面色酡紅,撐著手肘望住他。他以為她醉了,其實她沒有。8 B& W8 v' A( ]4 ^' q4 ?

, p' }+ Y6 c; b* s3 p! E& p# r7 [/ u' ]- o$ q6 @, U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妳會做什麼?」他問。
5 J5 d. r+ X7 U8 K" T; J& r
  y/ Y2 C4 ?( }
; a% N  n6 n6 B% V% H' M+ P檸檬片夾在玻璃杯上,搖晃著深紫色的伏特加,柳橙與蔓越莓汁浸著冰塊,他很少喝Cosmopolitan這一類甜酒,但他鍾愛台灣的譯名:柯夢波丹。她的面孔在星星點點的微醺里融化,而他的那一杯白葡萄酒,幾乎是中藥。2 r0 Z: r5 g8 O+ R9 i: z! `

' W3 r+ h# l, ^. X$ x* |( ^
9 h$ C0 J( q% G5 ]  ~「好不容易跨年了,非得是世界末日?太不痛快了。」她反而說。  w8 z2 a6 g+ b, @8 z! o
6 Q7 |& F! y( W; l, ^( X8 ^" Q

( P! N' y7 u: H' Q3 w& V「任何一個有『終點』意味的日子。」他一愣。( y4 v& i( w- @+ k( z  Q
5 T* r4 I# Q" k( Y( X) t& Y. |
. Q2 C. |6 l2 Q. r. c" X
「我不想有終點。」她搖頭擺腦,舉手投足都像一個酒鬼,她望著他,眼神波光粼粼。「不要有終點。」他看著她,想起故園風雨後,她望著窗外,暴風雨是一場序幕。杯里空空,享樂主義的女士向他討酒喝,他給她自己的一杯額度。這樣會喝醉的,他說;其實早已覺得她醉了。其實她沒有。
- p7 c. ?- o9 B3 |$ x9 D. U/ Y. `, \- ]" S" a1 z

) b) O; v$ i8 ^% N十、九、八、七⋯# k$ [9 L5 n5 F3 v+ W' j5 f
& p; v  J. B4 p5 O: [

/ `8 h( v" K) Q! a$ h' i, V$ V1 S* i一群人像剛畢業的大學生於書院裡興衝衝地倒數;捲起一箱煙花,向空地走去。她搭著關古威的肩膀,走路搖晃,波浪的頭髮像海藻,露出雪白的頸脖和腳腕,泛出整團的紅色。他一寸不離地望著她看。快樂太少了,一陣葡萄酒氣泛起;他想照顧她。喝醉酒的人看起來很脆弱,她的脆弱極其美麗。
  y& N) c1 l) ?! I5 b
" |& A& o- |( H( M
8 Q! `' w' y+ Z- m9 K* P: n七、六、五、四⋯
& {7 R" z/ P3 x% P3 h) }0 a' |! `0 r3 M2 W+ Y  j* L0 `4 v& G$ x
# ]; f/ R. u& v, L
他的到場完全是因為她的邀約;跨年的時候,民歌餐廳會一起聚會;對,你也認識的;關古威、範曉愛;不認識?她吞吞吐吐,林立翔、高明權、童靖陽,現在識未?他在聽筒里大笑,是、是,識得。不識也會識,他心裡想,此前她從未給他致電。掛了電話,他在日曆上圈出那一天。) F. ?, q: y8 G/ W

* K: Y: J. D8 E2 T" Z
/ h1 {6 z1 g6 P0 m9 u; k& [+ V% e三、二、一,Happy New Year。隨即砰的一聲,煙花五顏六色升入空中,鱗翅的粉灑落成炙熱滾燙的火星,跌落他們四周。3 N  F7 U3 h, u) h, ~' c

' N( F3 P" W6 ], _  B  ^& A& ]
4 b1 P1 t/ o4 [1 F趁亂時他感到被人拉扯,冰涼的小手牽著他的手腕。匆匆趕去民歌餐廳的後巷,面對面,背緊貼著牆,那對手繞著他的頸,吐息又暖又濕,酒精發酵氛圍,他的余光里有黯淡發亮的彩色的霓虹燈,自深深處他感到發熱。她卻把手垂下,眉眼低低,忽而不知所措的面目發紅。已經足夠近,近到他一低頭,嘴唇便可碰到她的鼻子。
: ~; M! ?! q& q1 t3 e9 d$ r, `3 `2 M6 v, V

- m3 Z( X& x# v, d7 b- u$ b「你是不是不敢,王導?」若綺歪著腦袋,說出口的是英文。' Y6 W; \9 z7 K  j7 a
% E6 q+ K8 S! F' `  [- ?
* K) B* x1 [$ i' h  `8 q4 F4 b
他搖搖頭,反倒是她吻上他的那一刻,煙花在頭頂上綻放開。: P9 j* n- O% U  T

* u: |- [8 e% K$ h' K4 C! Y  w. M. R. B. y' k
風聲穿堂而過,發光小蟲撲扇翅膀沈重地飛行。第二次砰;咣。零散在地的酒瓶發出清脆的響聲。他盯著她的嘴唇看,口紅是新世代的催情產物。自此之後她同他說,這是巴寶莉的Russet,不、不是嬌蘭,受不了那甜膩的香氣;香水?香水我是用的,隨即噴了整屋子麝香雪松的氣味。
$ i) S: n- k* ?1 W4 y1 X$ E, ^" M' N& Z" z! D  F& s7 F- V# V

6 ~0 v* b5 i1 ?她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情不自禁將她攬進懷裡;很難說他是不是有足夠勇氣,那時候他仍年輕,二十八歲同二十九歲沒有太大分別,而二十九歲和三十歲不一樣。
# p( j8 e. H# q; ?8 q: e: X6 u2 ?" B, M3 |" n8 J1 \9 i
& ]& S' H9 }% K) X, `/ i4 x4 e. ?) N
從美國回來,他找到房屋經紀。那棟最高的樓,他便知道若綺一定喜歡這裡的落地窗。台北的景在巨大的落地窗下盡收眼底,發白的霧氣,東北部泛起的一點點青是陽明山。若綺不知何時對盆栽上了心,往住處一盆一盆地搬觀賞植物,一點青的移來,龍舌蘭、鹿角蕨,日本大葉傘、蘭嶼肉桂、琴葉榕,起初他還記住,名目一多,便只曉得撥開葉片地尋找她。偌大明亮的廳堂變成熱帶雨林,她笑得開心,那時她只拍他的戲,便成日馴養植物,後來提來幾尾孔雀魚,擱在玻璃缸裡。' W: n, a% T4 I" r
3 `: ?, C* W% Z* C8 v4 a$ {
# [1 _2 p: ~  R$ e; X
「因為這樣看起來不是很寂寞。」她回他的話,蹭他的頸窩,幾乎將身體一般的重量壓在他的身上。4 N# D: e; c1 S! t9 [3 P8 c1 ?

( K5 J& G$ x5 h: D( f* G3 m3 X
# B3 k" b$ G/ j7 G' }0 y6 W他們坐在中央的地毯上,巨大的亞麻毯適合兩個人擁在一起歡愉。唱片機播著Xavier Cugat的樂曲。他們常去的小酒館也播Xavier Cugat,她像法國影片風情萬種的女主角,身上蓋著羊絨的毯子,沈睡的時候睫毛靜止的長,他格外喜歡她,幾乎忘記前因後果。+ V9 X( Z$ X0 S6 h

% U; n! F, Q: F' Q! p/ s  k: g  W$ [
第二年經濟不景氣,電影業幾乎被拉下馬。八號風球蔓延市場;爬得越高的人摔得粉身碎骨。寫好的劇本像爛在冰箱裡的雞蛋,鑿開後,流一手的黃,是臭的。王金還在拍戲,新聞報導,《舞國皇后》喜獲票房榜首,跑出經濟蕭條;記者朋友替他再三確認真實性。沒有錢的時候,人們仍舊消費三級片。他的懷疑裡還有三分僥倖,沒有錢的時候,人們會不會消費文藝?) ^* t* w! p  ?7 b
5 l, W% `3 y9 C3 p
6 a! P: a9 j, i( c+ U9 @) }
方若綺重操舊業地灌錄唱片,反響尚好,分紅落來,她置辦三宅一生和愛馬仕,禮盒包裝的絲帶跌滿整個大床。縱使經濟蕭條如今,她也隔三差五地將百貨公司的商品搬回家。女人愛上奢侈品,反倒不是最奢侈的事情。他在落地窗前裡接聽電話,監製找他開三級片的戲:要是不拍,今年一部戲都開不了;你再考慮考慮,導一部三級又沒叫你演;哎,哎呀,情勢所迫,順其自然啦,瑞恩。瑞恩、瑞恩?他直直掛斷線。
  l$ L- u* F) \) x# b" F) M3 b9 b' r) k8 z1 d
1 P0 Z4 U8 G4 t9 j) X

0 y8 v9 F- d6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瑞恩在金像獎之後變成一個符號,是《威尼斯之戀》一分鐘的空鏡頭,也是《是朋友也是愛人》的失格。王金買樓、炒期指;他找銀行,將名下其它房產抵押,貸得一筆款數,差些許保不住這層落地景致。2 h# Q$ U. i+ K4 t* y5 A
/ y2 l$ z3 J5 X  F
& Q. k# @) a; }5 v# }5 B
後一晚方若綺遲遲未歸,他在唱片公司樓下等到心焦。撥打電話無人應答,上樓尋她,四處無人,鋼琴都不曾有人開啟的跡象。回到住所,車熄火停在門口;忘記哪一天染上煙癮,他抽出一根,卻忘帶打火機。
6 O: Y9 n; ^% i) J
# ~9 P: j0 R$ Y4 X9 w0 a, k$ F9 D& G, o
車窗灌進冷風。一陣氣味湧來,凌晨一點的晚上只剩落索;從紅色跑車下來的是面色酡紅的歸人,那人看上去是真的醉了,被誰攬住。那人是黎華,他沒來由地冷下臉來,一把拉開車門向她走去。黎華摸著她的肩頭和背,她像柔弱無骨的觀葉植物迎風搖擺,每一具溫熱的軀體都可以被倚靠。前者見王瑞恩走來,將她託付,他忍住一言不發。
0 X# K& o" w; ~. M% Z$ `, n
; g/ ^. b; |% Q" Q
+ I1 [, X! e) v, S紅色跑車揚塵而去。
3 {1 d" e! G4 w8 i7 h3 X
3 ?& p% t* X0 j5 j" N; _: {# |/ X' G$ Q- p- b& N: }& ?8 p
將她安置於床,懷裡的人漫無目的地咕囔。熱毛巾同她擦拭身體,渾身火燙,大片過敏的紅斑從脖子一直擴散至胸前。
6 K6 O" u/ n  y; i: f1 I9 |3 c* m) o4 E4 E
; `6 s/ k- o5 n2 K* U
他心似被擭住。
3 {$ O1 s% b( |: Q& U" l4 l
6 m8 A: O3 \/ u; Z. L% G! |& k, ]7 D; Q" G5 b- \
窗簾遮住夜空黯淡的星光,他摸索到打火機,自己站在落地窗前吸煙。1 N5 h1 c3 z1 |& \: I) r6 Y

& G8 @2 j0 J8 c, c6 L% A1 Y$ p# Q6 l; O# H% ~, G
服務員說借過、借過,他忙忙收腳;服務生將碎玻璃收拾。紅魔對皇馬的中場休息,廣告播出的插曲是Xavier Cugat的Perfidia。他早該知道這個地方不像台灣,香港的大街小巷都是Perfidia,他記得哪一本旅遊雜誌上說著,如果你已經居住在香港的這個小島的話,它有可能有一回在某個黃昏從你的某個鄰居的窗戶傳送過來,不知不覺Perfidia肯定為你生命中的悲歡離合、大小片段做過配樂。
, t9 B4 D# [4 Z5 i% m4 U3 u' c

3 S; o0 J" n/ O8 Q$ U還有影院開場前同開場之後,他記起總有這一隻曲子。觀眾們時常以為它是電影的配樂,於是,這一隻曲子同樣將所有的片子聚攏起來,有一脈相承的血緣。他覺得,三級片沒有什麼;如是必要,他可以去拍。服務員說借過、借過,拎著掃帚離開。- y& J# j+ ~" h6 h7 l! @

! {- d& q0 [: N$ Y: _' m) y! T1 |
) {! a9 \7 ]2 M9 M「今日我是否喂過孔雀魚?」他像一個醉漢,翻遍周身口袋,只剩一串鑰匙叮噹。. D8 b9 M) n" U3 m3 K* C
5 y+ h+ K9 T5 C5 \
+ R; j* {5 g7 }1 F3 K& k6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2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P 于 2017-11-2 20:10 编辑
, x6 Q* L. X) L
  J- W! G" [6 J1 ^8 V3 @7 o2 `' j竟然還有關於王大哥的新作! 難得!這種形象還真的少見。  事業、財政危機,連感情也亮起紅燈。4 w/ j( Q  L' D4 f8 t/ c7 j
很為他擔心。
, H1 J- F1 Z0 n: r8 J) q. `1 P作者請繼續努力,我會盡量上來看你的新文的~
+ g2 n8 d7 ^# ]8 G% I4 z9 O

点评

PP!好感動,第一位讀者是您! 同人文讀過很多,也想寫一種「並不太理想」狀態下的人物處境,興許荒唐、暴烈、萎靡。 等等不夠理想、不夠美、不夠功成名就、不夠體面,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境遇。 我會堅持寫!謝謝您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1-7 22: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3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纯来观光,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okingin 于 2017-11-7 22:39 编辑
* H/ H/ B3 j0 p9 u9 A
PP 发表于 2017-11-2 20:06
" U8 q6 d  i: q4 r/ R竟然還有關於王大哥的新作! 難得!這種形象還真的少見。  事業、財政危機,連感情也亮起紅燈。
) z! r- j0 j9 C& S# X* P  S很為他擔心 ...

' u4 R" W2 O/ A) c" G- xPP!好感動,第一位讀者是您!
' e$ s$ Y! v. t: g7 g3 a9 h同人文讀過很多,也想寫一種「並不太理想」狀態下的人物處境,興許荒唐、暴烈、萎靡。3 h: E2 V) ~& m$ P
等等不夠理想、不夠美、不夠功成名就、不夠體面,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境遇。( }" @, z8 ]( M9 o% q9 s( D
個人氣質太多包含著人生旅途遷徙而來的特質。王大哥的形象實在最適合作為一種敘事。& G8 O4 ?  g& D* b5 }* h. b) w- \+ k
我會堅持寫!謝謝您的支持!, N- p' |0 a% b

8 n) E7 p$ t8 m( p" Fcookingin 于 2017-11-7 22:28:53 补充以下内容+ K' O- P+ J9 c  c- A* Z, c& h. L
. I# k: n) q  O& W* l! h
云小纤 发表于 2017-11-3 21:31
' v# V3 Q% J3 X) o5 l纯来观光,支持一下
' S! B0 u: E+ ^1 W# N- d
雲寶寶,不看完不許走!
0 m/ X# }" h4 d' y# v)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okingin 于 2017-11-7 22:42 编辑
. O# C1 l7 R0 d" a, u7 N5 ?2 q( Q0 a  o$ M3 w" K
2* r% S% |/ `3 \$ Q( B

' N0 `9 ~) o0 `6 Q& r. b3 m% h「他掂唔掂?」
, V' P5 W! {# ]$ q# C( R5 f4 J% F3 r! v! C
「講黎啲!」
1 G% E9 ~8 G# D0 ]5 s; V
3 _9 x3 N9 @  f6 T& \- l「講啦講啦。」1 Y. o; \- K7 C

& w2 u, ^- j/ \! U% ?( O- n) P「丟臉,不說。」
* z9 q: n, [+ m
$ ?. c* v1 z; J* l「說好是Truth or Dare,你都不遵守遊戲規則。」
# j; P. G2 S( E: l( l3 I3 j  y3 S% g/ `6 T+ l" W
「好了好了,我投降。」她故作神秘,塗滿十指殷紅作悄聲狀,「試過一次,唔掂。」
8 A# ]2 g$ T. b* Q- u/ D9 x9 d+ I6 _2 |% h- R( q& ~  v: r' N& T4 w
聽者嘖嘖稱奇,「他同他的同性伴侶一起時,你可有見過?」
+ O7 V2 K# @0 A* g% y5 ?6 r3 m9 H& C
; s, ]' B5 n6 w$ f/ G. ]- t- H「我不說喔。」搖頭擺腦,「下一輪我才不選真心話。」
3 x# o* H3 W1 O9 R5 K+ L: G' v% O- A2 ]3 S; v$ L
「說話講一半。下次不同妳玩。」9 e+ ^$ Q! Z: M. n# D$ O: S

; u8 F/ I) p! |/ n* {7 Y  e她飲一杯柯夢波丹,斜斜地靠著沙發沿。幾個漂亮女人圍成一圈,四處散落酒瓶。地毯有大塊的酒漬。古芊菁的單身派對,勢必被大小姐折騰的精疲力盡。從前的莫小姐,古小姐,林小姐,現在名曰高太、古太、馬太。年老色衰的一群女人,她張牙舞爪地笑,包括自己。
/ C- a& K; p: ~2 w+ Z+ z2 e
: l( x8 u+ T4 c! q太平山上的別墅區,古小姐的新居也有巨大的落地窗;往窗外一望,是最奢侈的景致。今夜霧氣太濃,平素不應該是這樣;霧鎖連山,山連高樓大廈,大廈挨著維多利亞港。最亮的是金融中心,中環發著黃金一般的光;都是高樓,一棟緊緊挨著一棟,從山腳上來,幾乎垂直九十度的鋼筋像極了她從前那盆鐵斛。不夠溫柔、不夠有人情,她捧著一支柯夢波丹情不自禁向外望去。0 }  B( E7 _8 s- o
: I9 ^6 C) I/ H  J! I
古芊菁笑她還喝這一杯,該換種口味了。
' b! j/ q) r) p0 L
; |8 j! T3 q/ ~「我年輕時飲慣這一杯。」她說,「喝到現在,我偏覺得自己還年輕。」
1 p* u6 ^9 K1 ~8 e$ }8 O5 F; {* Y  V# s( C2 K& J
「慾望城池的女主角能有多老?」4 o8 k3 V! f% g6 w6 p- G
' ?( a4 {/ _& ^$ @8 D
她笑得花枝亂顫,披肩跌落在地,露出纖細的蝴蝶骨。
7 A3 k; I% w3 @$ K

7 o' B$ f2 |( g6 A
喝一杯Cosmopolitan,她是醉不了的;幾種洋酒混在一起,喝酒的趣味在一呼一吸間消解徹底。跨年夜那晚,她倒是第一次不顧人前人後地醉了,不是毫無意識,反倒是清清楚楚;空地地男男女女放煙花,那一箱煙花足夠放半個小時;金盞菊、火紅牡丹,睜開雙眼一般,竭盡全力的光線將白晝掙開,露出一點魚肚白的徵兆。; k2 N  C) q4 I9 J

% {4 x6 m4 B1 Q' h她從胸口湧上來的一陣熱,在此之前,她撐著肘笑王瑞恩;隨即他們離開,她故意走得很前,幾乎依靠在關古威的肩上,腳步卻邁得很慢。他最好看到她,她想。那陣熱讓她的手不聽使喚,慌亂之中拉住他,無人注意下,返回頭路。那人似乎一愣,反而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是暖的,手心有汗。8 f- b7 r: C0 X& @8 w9 c4 c

+ Y3 [+ Y* d/ I+ H' o: ~; M( K+ w後巷陰冷潮濕,她背對著牆,將他拉向自己面前,與之互相取暖。她呼吸很重,劉海濕潤,心要噴薄出來。他的鼻子幾乎碰到她的,深色的瞳孔裡發著霓虹燈光,那人眼中有愛和恐懼,她意料之內。
! @. e- q' N1 j. s3 ?7 @
4 c5 a7 c( _/ M3 y- N4 @蔓越莓的味道泛在胃裡,她慌亂地恨這一種猶疑。取代而來的是那一句歪歪扭扭的,「你是不是不敢,王導?」她咬字很重,矯枉過正的標準。他一搖頭,她便生氣,抬起頭就吻上了他。這時她才敢飲醉。
7 ~8 T+ j, O: a5 z8 h) V$ ^+ t
/ P; i$ O* W2 s  s+ Q8 ^* S「方若綺,妳又輸了。」林妮雯聲音拉得很長,古芊菁說她的聲音狐媚得很,像是在勾引男人。林妮雯作勢要打古芊菁,古芊菁拉方若綺擋在身前。% G( X- z# z' n" ]: @
5 q  r4 ^( ?' `: j3 `
「你說吧,Truth or Dare。」
5 |- P  o# L5 i6 _  S/ j% J7 V# z9 R) W" Y! y7 m& `
「Truth。」方若綺說。+ n% O# G$ e) F, T& V4 c$ E4 z

; B9 v1 \. ]  n「誰剛剛說下一輪不選真心話?」古芊菁譏諷,「知道若你選Dare,我們必將你脫到只剩內衣,再叫Room service,看看有沒有年輕侍者,拜倒在過氣天後裙擺之下。」
& O+ T9 n6 B) w: n
- _& g+ X7 Z9 k5 t$ t9 G「古芊菁,你可真是豁出去了,你以為我們在拍三級?」纖纖玉指指向古小姐,「不論是誰,脫到是剩內衣,都是引狼入室。」* |, T) X0 a4 d+ b8 n

9 y4 E4 S4 i: D6 w( e; g5 W「那要是脫到一絲不掛呢?」古芊菁循循善誘。
* t- @' k! t1 j8 s1 P! E* [1 i6 G
  y2 Q+ N  H+ k/ f8 u, v+ j( |/ l( }「一絲不掛,連趣味都沒了。」搖頭,「輕紗薄霧間若隱若現的女體,可比一個裸女赤城與你相對好看的多。」
$ W4 n6 U' w# Q; q; ~& s9 F  f/ V4 q5 d9 r
「我有經驗。」林妮雯毫不顧忌,「以前王金拍三級尚佳作時,指導我們脫到半露不露,才是藝術。不過風水輪流轉,他連藝術都不做了。」# |! [* D; F' w
- M! H+ v, i! @: A, y7 u
「那做什麼呀?」
7 a1 _' l6 \! l7 h$ g  |" e) w- w$ N5 v& D+ n: S0 j7 o/ [
「做鴨。」林妮雯一啐,「前一陣子他竟找上門來,又開一部戲,找我作女配角不止,還要脫得精光。」
, @4 w: e; l; L
: Y4 t3 a! ~$ Y8 ?" {「然後?」5 q- I, n# u5 k0 c, n

2 T; B! L$ W$ G「然後馬生自然將他用掃帚趕出門外,老娘演不了女主角?明知我嫁人,還要撞上槍口,活該一輩子拍爛片。」
, p) R# X6 P( b6 v  i3 F; C" c# t3 U6 u3 l
方若綺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重點是非得女主角不可。」- X; O2 G1 X: \  [! F# v0 s
$ B1 Z* _% h: x
「不然脫那麼多做乜。」
8 u- e: s& d2 k7 U- J% `" |% i% }
& \: v# G2 J" O; P4 B6 P! Z0 V0 J+ R風情十足的狠意。# M- N# x$ D# a2 k$ e0 Z3 R

7 J# l2 ?; j0 s8 s「冇眼睇。」
3 ]* U5 U& p- O8 f) D  n8 j5 D1 J
) Z7 f) t9 A& A3 l7 b5 ^1 P林妮雯把古芊菁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女人們嬌笑起來,裝腔作勢地講起粵語。入鄉隨俗是入鄉隨俗,一口軟糯臺灣腔拗了起來,平添幾分女強人的姿態;倒是假話,前幾年的風潮是一眾來香港掘金,整個電影圈北移,女人是出嫁從夫。
# e4 {9 y! o2 {- |; r  {
& h: b  F" J& B+ E8 a「輪到真心話了。」& W4 ]" X6 l$ D. S1 X' C

4 l4 Q! f/ s/ U6 E/ D「若讓妳選。」古芊菁清清喉嚨,「講真,妳可曾後悔,沒有嫁給王瑞恩?」
. z$ R& w5 E/ U: O1 S: I
+ |( q6 Y! ], H6 b6 D/ r
4 ?# ?0 {6 j3 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若綺酒醒半分,一杯酒尚未飲完,閃著吊頂水晶燈的光暈。窗玻璃反光的酒後妝衰的女人。不過是結婚,講得就像她沒有結過一樣。婚禮那天比利時空運來的新鮮玫瑰同鬱金香,滿天星同紫藤,團團的三角梅和金盞菊,整片花園數十種鮮豔,不意在被人記住。百支緞同手工刺繡釘珠的婚紗掛在她的身上,熠熠發光的奪目,鞋跟足足高七公分;她歇息的時候再三揉腳踝,播放再熟悉不過的巴赫。賓客一來她又如魚得水地活起來。7 ^% x4 C4 i) z  R! P! G# C! l
; V; g4 p( k. W3 d# L2 v
妝容精緻的狐朋狗友們卻個個蹙著眉頭,冷的臉堪比北極冰山。木頭人不許動似緊緊盯著她,她回頭只顧巧笑倩兮,拉貴客上座;轉頭新郎同伴郎耳語切切,她再三打量那一套雪白罗密欧吉格利,眼光確實尚佳,襯他瘦高個子,膚色白皙,長相難敵幾分娘氣。虧得伴郎扶助,她生怕他倒下,後又覺得這般剪裁適合像他這樣孱弱身材。
( |: c" U. ^: X+ E1 i5 Z' y5 p! Q5 {: v# W. \1 M! X- M* `
生怕她聽不見她們在身後輕喃道王瑞恩的名字,她所做的不過將婚禮請柬傳真到他的住所,錯了什麼?但周身難抑制地一顫。鄰近夕陽的時候她撐著肘在露台上,睜開眼睛時有一陣浪翻細沙的恍惚。
& l+ W, f( G) |8 b- k9 ^  B! Q& u/ q, ^  A4 c2 n0 F0 t
他帶她去台灣所有的海灘。綠島墾丁,凌晨幾點翻過圍牆降臨一處海灘,每一個深深淺淺陷入泥沙的步伐,和微弱的聽覺將所有的視野拉回中心。廢棄的海灘除了海水便稱作荒原,年輕的女孩子最敵不了這些。沒有鮮花、沒有紅酒算什麼,一片星空堪比幾卡鑽石。燈塔閃著隱密和曖昧的光,在沒有盡頭的無盡之間。0 L5 ~1 [& Q+ `$ t  x6 \5 e

) K5 }4 ^: c5 B5 X. z3 |# v* m3 U她喜歡極他在身邊的時刻,是缺氧後的肌體溫暖氣息,她喜歡男演員,他曾經是男演員,現在更是導演;她喜歡年輕和漂亮,他也年輕漂亮。即使在昏暗的夜裡,她用手指撫摸他從飽滿的額頭,鼻樑,人中,嘴唇,到下頜,鋒利的弧線幾近完美;他手放在她的膝蓋上,一言不發。+ ~/ [6 b' _* d
! T4 {/ y  _& ~6 O; v  `5 }, F7 Q
他身邊從沒有女伴,她說,除了我以外。9 i0 B; P$ B" ]( z  L- C- `
" c0 u+ h+ `# h* e2 N7 s
他一向話就不那樣多,她那時想,他說不定有很多秘密。年輕的女演員這樣揣測她的導演。
! I6 G* ]6 p  a4 g# g- w" N3 N% R' l1 U5 j2 U
金像獎那晚,她成了他的最佳女主角。記者捕風捉影,閃光燈逼她的瞳聚散開,陣陣暈眩。同王導的關係?她聽不確切,張張嘴意欲出聲卻說不出話。同方若綺的關係?王瑞恩有很多秘密她還不曉得。那人請記者朋友關注電影,切莫再聊私事,將她護在身後。結束的時候,她難得拒絕保鑣,獨身一人在街上走難逃危險,逼近小巷,悍匪虛晃而來。1 V. x$ l7 a: Q" }' n  U
5 u6 E- F  R* \3 t  V% {
她驚慌失措,大明星的錢怎麼好轉她叫,忽然被人護住,地上有血跡,不知道是哪一位;拉進她的手是深厚的溫暖,王瑞恩來救她。那一天新出爐的影后同最佳導演成了街頭狂奔的浪人,她居然半途在笑,笑得時候見那人手臂深的一道殷紅,不須驗DNA的血漬。口紅的深色,她笑不出來,講話都夾雜哭腔,剜著心生疼。
$ Q: F. S$ \3 n4 N! ^% z6 ]7 t0 ~0 r5 _* Q" o6 Q2 G1 \8 _3 k$ C
她頓覺離不開他。' s. P! D; e5 K1 Z

- `0 X3 i( S9 R1 C0 o! {那日他似乎要給她驚喜,將她牽來看,市中心的頂層,極佳私隱的公寓樓,四顧皆是透明的落地窗,皆是台北的景,像被整座島包圍。你要與我同居?她再三確認;他笑起來英俊瀟灑,額頭的碎髮四落;裝修傢俱皆由他拿主意,她很放心。9 ^% ~$ Y: M, o) U
# \  @% d: N" \3 ^8 }$ z" C
他沒有提過同她結婚,她知道仍不是時候。她甚至未曾將他們的關係開誠布公,他也不急;卻早已似洗手作羹湯的婦人有了自覺,她只拍他的電影,票房一路勢好,除此之外,她待在他們的處所。指揮速運的人搬來層層疊疊的植栽,他後來知道她不喜歡花,情人節同聖誕節,送上片場的是神秘人的一盆植栽。一進屋來,嗅的空氣都是亞細亞叢林。: W* N, Y; I* w4 H; R
' z! W) E. B6 O2 A
電影公司打電話來時她仍在澆灌那一盆鳳尾竹,王瑞恩外出未歸。她考慮了幾天,撥了黎華的電話。那一夜是她第二次醉倒,是硬生生的洋酒攻勢;談到最後,已是黎華替她同投資商交涉。她醒來時,落地窗前他吸著煙,幽幽的火光像極了星星。
( m5 |, c" Z. k1 c" W( E- V+ _" ~7 r# H4 N1 t5 A/ ?% T
她走上前將煙奪下,那人不解;她支吾解釋,我是女主角,替整部劇拉贊助投資是我的份內之事。
+ ^5 B. f+ B0 P! j9 \! f5 x! Y$ k- g6 k* A
份內之事。他竟然對她冷笑,將她的披肩一把扯下,酒精過敏的紅斑仍然燒灼未退。8 X  `. Q8 u" U- W4 T. J

5 R; w- D+ o' J- l0 A- G她以為他會被自己感動;差一點結婚的緣故,興許就是少一點感動。. Y4 A& N; l( N: i2 F# U
. ~% O& P) R" f+ P0 h1 C9 v
那一天,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不是女主角。」
/ F1 m% K: f/ C5 P8 q1 J- d$ c+ H3 M7 t: ?( u
她當然不是女主角,女主角不會躲去美國度長假。在海濱散完最後一天的步,她頓覺一切暢快。回途路上撞上大學好友:她大學修的是法律,一干好友紛紛開律師樓、當法律顧問。海濱的晚餐十分美味,她隨手翻起一本雜誌,娛樂星聞報導王瑞恩的新片,來不及自豪;好友漫不經心一瞥,談到,這個導演,我是見過。' t5 {0 W; D' a. V/ c6 N+ s

: s3 U" a+ i8 C* I5 r& g見過?她心中一沈。好友切著牛排,慢吞吞地說,「綺。我看過幾次妳同他的緋聞,雖說事不盡可對人言,但你我關係如何,心照。FYI,半年前他同一個女人來我們律師樓,辦理離婚。」
% m5 m" Y4 d2 Y* K. f' P5 e1 Z6 J
她幾乎沒有思索的時間,拿著叉的那隻手發顫,卻脫口而出,「你定是認錯人了。」幾十億人偏讓我撞上,巧合地就像宿命論,她才不肯信。% Z# f' e% L) Y# R& ]
% F3 _6 A% z2 ~( h9 }' n- P
Perfidia忽然響起。是她的手機鈴聲,律師樓的張律師;這樣夜,還打來。她掛斷不聽,古芊菁問起,方若綺連連說,大抵是又塞我些錢,讓我同你們這群狐朋狗友少說些話。) z# g6 Y) f- |  L: t0 u" J2 d
9 M0 i) X1 J1 [; i' F1 X
知道用錢打發,你的前夫還不錯,古芊菁毫無譏諷意思。0 P1 a3 h2 h* P0 P) C
" I  f8 }0 [$ Z; R! O( x% r* w
各取所需,方若綺說。
  q3 m2 ~+ H2 `3 o) e* r9 z0 d
9 z) p# y  M8 F: ?0 Z6 s4 k* n場面難得的安靜,林妮雯替眾人點煙。7 a: [6 B+ B) T6 L* l: N' {6 @
$ j) U0 B3 j2 v$ \. w4 k: a
方若綺最後搖了搖頭,微不可察地喃了一句「沒有。」; u: O8 w; E, R/ Y+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8 22: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P 于 2017-11-8 23:01 编辑 : Z$ d8 h( a9 u$ s" G
+ D( |$ f- d; [$ z& m7 Y, Q
先確定一下我沒有理解錯⋯⋯ 就是王大哥被懷疑有前妻? 另外若綺也有前夫⋯⋯ 她又沒有嫁王大哥,反另嫁一位同性戀人⋯⋯ 那大大概為了掩飾吧,之後又離婚了?4 h; L# Y; l1 u

# c! q3 ~, v) W( q這裏的兩人,都把心事藏起來。  特別是王大哥,似乎只願意把美好的一面呈現給若綺看。  他倆走到分手這一步,大抵與事業財政無關,而是兩人都未能坦然相對吧⋯⋯
5 [  n+ E$ y& U- f1 B但若綺既然離婚了,兩人或許還有交集?  {& p9 N, _' f- Q( ~5 `
8 w4 f" |  J1 [" U  g. [( y2 j" [
期待你的更新。 :)
0 ^! u2 u: g7 \5 K2 y, l

点评

哈哈沒有錯呢,基本上是這樣的,個中緣由、細節我還要慢慢寫來~ 現在腦子還有些暈哈哈,因為一開始當作風格異突的短篇來寫,如同輸液過快,現在一時半會還沒有緩過來,總覺得亂。但是看到PP你的回覆,覺得鬆了一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1-9 18: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5年0个月23天

GMT+8, 2019-3-24 15: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