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34下一页
返回列表
查看: 1333|回复: 34

爱人赠我月光匣(童方,王方) (2017-05-08完结)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5-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志同人
主角: 方若綺 童靖陽 王瑞恩 
主要配角: 古芊菁 朱莉 
明志系列: 明星志愿2 
篇幅: 中长篇
文风文类: 正剧 
与原作相近度: 40%
作者前言/简介: 十年前,方若绮是童靖阳的若若,童靖阳是方若绮的小童。
十年后,方若绮是名导王瑞恩的妻子,童靖阳是刚刚获释的误杀犯。
月光宝盒打开,命运的轨迹就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
要兜兜转转之后,才知,我所拥有的,已是最好的。
剧情关键字: 月光宝盒
原创性: 原创
十年前,方若绮是童靖阳的若若,童靖阳是方若绮的小童。
8 `: u: p% c- n& P  {十年后,方若绮是名导王瑞恩的妻子,童靖阳是刚刚获释的误杀犯。
" ]8 l6 h3 q$ u, r2 y# |月光宝盒打开,命运的轨迹就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 {  X+ Z! L% t7 l; {
要兜兜转转之后,才知,我所拥有的,已是最好的。" K/ X$ ]: _' ]: w1 V) d

+ H) m- J6 s' Q, k/ j( @: m$ U& a

评分

参与人数 1星币 +8 星花 +6 收起 理由
一贝于海 + 8 + 6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书签目录

bianca 查看楼层(2楼)

(一) 方若绮的睡姿,一向端庄。平躺,目微瞑,双手交叠于小腹;远远一瞧,活脱“睡美人”再世。 王瑞恩醒来后,喜欢赖一会儿床。枕臂侧躺,静静地瞧着方若绮。待她睫毛微颤,以一吻伴她苏醒。 曾经,方若绮很是讨厌王瑞恩这个习惯。在他一瞬不瞬的凝视下,她莫名毛骨悚然。 总要经历一些离合悲欢,才能理解:那样的凝视,是珍惜,是眷恋,是爱不忍离,是一个女人求而难得的运气。 方若绮的理解,也用了很久。 王瑞恩的习惯,没有 ...

bianca 查看楼层(3楼)

(二) “方若绮,你讲讲看,我要怎么办?我为你坐的十年牢,算是什么?” 童靖阳如是质问。声音不大,脸孔带笑。 方若绮却知道,童靖阳生气了。 童靖阳的脾气,动听地讲,也只能称为“又臭又硬”。这件事,十几年前业已有口皆碑。 不然,不会获称“影视一匹狼”。 不然,不会以皱眉冷笑与毒舌言论,为个人魅力点。 不然,不会误杀调戏方若绮的小混混,获罪防卫过当,吃了十年牢饭。 这样一个人,却曾迷倒一众少女,与包括方若绮 ...

bianca 查看楼层(4楼)

(三) 童靖阳挑起方若绮的下颌,狠压下去,以吻封缄。 方若绮并不挣扎。许是懵住了,忘了挣扎。 清醒太苦,难得糊涂。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好。 一会儿过后,方若绮元神复位,乃记起身为华语第一名导王导夫人,需庄敬自强、母仪影界。 此时,她的义务,是纵然不自量力,亦要对这孟浪之徒奋起反抗。 方若绮的觉悟,在被吻至缺氧之际,化作一团不甚高明的拳脚,零零落落,散在童靖阳的胸膛与小腿。 然童靖阳只管进攻,不理防 ...

bianca 查看楼层(5楼)

(四) 方若绮盯牢童靖阳,一时不知今夕何夕。是呢,童靖阳口中的姑娘哪里去了? 思绪飘回老电影一般黯淡的二十二岁,断裂成几个支离破碎的画面。 方若绮看到,年轻的她撞入阴暗的小巷。她画着烟熏妆,穿一件抹胸紫衫,配黑色短裙。在尚不流行混搭的年代,她穿了双小白鞋。 她赶着回家,回童靖阳与她共同的家。哦,对了,那时她还不是王夫人,她是童靖阳口中的若若;童靖阳也尚不是戾气的前科犯,童靖阳是她心心念念的小童。 那是 ...

bianca 查看楼层(6楼)

(五) 童靖阳从来喜欢捉弄方若绮。这大概与一年级的小男孩总喜欢扯坐在前边的女孩子的辫子并无二致。他喜欢欺负她,喜欢她为他吃瘪的样子。但她若自别处受了一点委屈、落一滴眼泪,他也看不下去,要为他出头。 但那是尚是小童的童靖阳对待尚是若若的方若绮的方式了。王夫人可不敢高估自己,令前科犯可怜她,为她打开门。 最好的办法,是致电王瑞恩求救,寻一僻静处等他送钥匙回来。她住在高尚社区,周边不乏咖啡馆,消磨一二个时 ...

bianca 查看楼层(7楼)

(六) 方若绮在喝完第三杯冰水时,接到王瑞恩的电话,circle的店员已为这位寒酸的夫人翻了四次白眼。 王瑞恩告知方若绮稍等,他马上回家。他的声音中满是笑意。看来,谈判十分顺利。这也不难解释,他竟要亲自送钥匙回来了。 不是高峰时段,王瑞恩驱车从全球影业大厦开车回家,大约需要二十分钟。方若绮算准了时间,王瑞恩的车停好,她也正好站在家门口。她有这个觉悟,不多耽误他一分一秒。 王瑞恩责备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

bianca 查看楼层(8楼)

(七) 接下来,王瑞恩每天都回家吃午晚两餐,就算工作赶,也准时回来报到,即使只是匆匆停留。 方若绮受宠若惊之余,自然晓得是为什么。她督促自己以封建时代的妇德自省,除了上街买菜,快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到Maggie约她逛街,方若绮已近一个月没有见过以她家为中心、幅员一千米外的天空了。 那一天,王瑞恩开车送她到金融街与Maggie回合,离开前又几次追问方若绮几点回家;Maggie保证晚餐前将方若绮完璧归赵,王瑞恩才告 ...

bianca 查看楼层(9楼)

(八) 一转眼,已是秋天了。 那天天气很好,清晨,王瑞恩破天荒对方若绮说:“打扮漂亮点,我带你去片场转转。” 方若绮十分吃惊,不晓得这是逢上什么年节。 要知道在平时,规定要携眷的场合,大多也被王瑞恩以“我爱人十分害羞,不喜欢抛头露面”为由推掉了。十年过去,除非与王瑞恩极近关系的人,业内人士大多忘了,全球影业CEO名导王瑞恩的夫人,也曾是发展很被看好的玉女演员。 虽是惊讶,方若绮仍恪尽本分,按王瑞恩的嘱咐, ...

bianca 查看楼层(10楼)

(九) 王瑞恩对方若绮说:“前段日子岳导来找我,要给靖阳一个角色。其实他不说,我也要想法子帮忙的,毕竟多年相识 。只是公司有过审的压力,靖阳有案底,五年内不能正面出镜。我思前想后,‘金刚’的角色最合适,戏份上也算男二号了。” 方若绮盯牢王瑞恩, 他今日带她来片场,自然是存了心的。是要邀功,表现对童靖阳的大方相助?是宣告对她的所有权,向前任示威?抑或教她看看童靖阳如今多么落魄,折辱于他? 方若绮忽然觉得 ...

bianca 查看楼层(11楼)

(十) 方若绮醒来,发现自己被一片白色包围,Maggie关切的脸映入眼帘:“若绮,你可醒了,吓死我了。” 方若绮在Maggie的搀扶下坐起来,问:“我怎么了。” “你被酒店后院的花架子砸到,已昏迷两天了。但医生说只是受了惊吓,加上本来贫血,并没有严重的外伤。” 那晚的经历,猛地回到方若绮的脑海中打转,她抓住Maggie的手,攥得Maggie生疼:“小童是不是和我一起被送到医院来?他怎么样了?” “小童…你是说童靖阳?他就没你 ...

bianca 查看楼层(12楼)

(十一) 滚烫的粥溅到方若绮的脚踝上,不是不痛的,但她连痛也顾不得觉得了。条件反射地向后退,转而意识到这是多么错的、会激怒对方的行为,退也不敢退了。 王瑞恩阴晴不定地问:“忙啊?” 方若绮忙摇头。 “不忙?那若绮,我们回家吧。”王瑞恩不给方若绮表态的机会,将她打横抱起来。不理医护人员阻拦,就这么抱着她出了医院的大门。 出院手续,都是叮嘱Maggie代办的。 出乎方若绮的意料,王瑞恩并没有对她发火,甚至对于与 ...

bianca 查看楼层(13楼)

(十二) 方若绮上了古芊菁的车,急切地问:“童靖阳怎么了?” 古芊菁说:“你结婚的时候,我很开心。”她斜睨方若绮一眼,“说比你本人更开心,也不为过。” 方若绮心想:古小姐,这当口上,谁要你回顾几度夕阳红、天凉好个秋?方若绮又追问一句:“童靖阳怎么了?” “死不了,”古芊菁道。 方若绮舒一口气。 古芊菁又说:“但估计也快了。” 答问这一句,古小姐又一门心思回到了追忆往事上:“我一直搞不懂,童靖阳为什么喜欢你 ...

bianca 查看楼层(14楼)

(十三) 方若绮的眼泪掉下来,童靖阳轻轻地去抹:“别哭,我最怕你哭了…你明知如此,还屡试不爽,胜之不武。”方若绮还是抽抽搭搭的,童靖阳叹气,说,“我装作什么也记不得的样子,装可怜叫你若若,又缠你要龙虾焗饭。你的心还是那么好,居然也肯配合我,为了哄我吃粥撒娇耍蛮,你说要我等你,你很快就回来。那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场梦。谢谢你,若若,谢谢你给了我一场好梦。” “小童,我对不起你。”方若绮业已泣不成声。 “ ...

bianca 查看楼层(15楼)

(十四) 正在高峰时段,方若绮只好搭地铁。路上很顺,到老佛爷百货门口,刚刚六点五十五分。Maggie就站在门前,方若绮向她招手,跑过去,却见Maggie冲她打眼色,拼命地摇头。方若绮犹疑地停住脚步,只见王瑞恩正站在Maggie身后阴暗的角落里,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方若绮不敢向前走,王瑞恩大步流星地走到方若绮面前,扯起她的手,就向停车场走。Maggie在身后拉他,被他一推,坐到了地上。到了车子面前,王瑞恩将方若绮丢在后座上 ...

bianca 查看楼层(18楼)

(十五) 在隔着纱幔般朦胧的影像中,方若绮睁开眼睛, 看到灰绿色的瞳仁、深邃的五官、高挺的鼻子、粗的眉毛、薄的唇。那么熟悉的、童靖阳的脸。 她还没全醒,嫌弃地说:“老这么盯着我看,毛骨悚然的…” 一对柔软的嘴唇压过来,封住了她没说完的话。 方若绮被尚没刮的胡茬蹭得痒,咯咯直笑,连连告饶。 童靖阳才作罢,盯着她痞痞地说:“女人,不看你,你叫我去看谁?” 时空转动,方若绮看到自己拖着箱子在雅典机场,一个人等 ...

bianca 查看楼层(19楼)

(十六) 那些时不时萌动的、被强行压制的疑心,忽然有了合理的解答。 方若绮明白了, 当年媒体与公众为什么会对童靖阳定罪“防卫过当”不依不饶。四十七刀,刀刀都是防卫? 方若绮领会了,童靖阳那些“我要你道歉”“你欠我的”“你的良心丢了吗”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的。一个搭上大好前途为她顶罪、坐了十年牢的人,她从没对他说过一声感谢,还将这恩情忘得一干二净,另嫁他人。甚至潜意识中,对他不是没有怪罪的:如果不是他冒 ...

bianca 查看楼层(20楼)

(十七) Maggie惊地合不拢嘴,王瑞恩回过头,对方若绮说:“若绮乖,去沙发坐,王大哥处理下公事,一会儿就去陪你。” 方若绮开心地说:“嗯。”离开的身影,几乎可以用蹦蹦跳跳来形容。 王瑞恩回过头,冷着一张脸,俯视着Maggie:“不要乱说话,否则我会教你知道,什么是后果 。” Maggie一句话也不敢说,在王瑞恩的高大身躯投下的阴影中缩了缩肩膀,慎重地点了头。 下午,方若绮枕在王瑞恩的腿上,忽然伸出一只手去摸他的脸。 ...

bianca 查看楼层(21楼)

(十八) 方若绮手扶在门上,快站足一分钟。在一分钟之间,她明白了,什么叫“近乡情更怯”。 门牌上,是大大的“绮丽”二字。童靖阳的店面,名叫“绮丽”。 方若绮既怕这两个字是因为她,又怕不是。 下足了决心,推开门。 咖啡厅的布局并不华丽,有适合一个人消磨整个下午的方桌、沙发,也有适合朋友聚会的大桌、木凳。间隔用书架隔开,摆了书籍与杂志,也提供了一定私密性。墙上挂着各色电影的海报。又有小册子,供客人记下建议 ...

bianca 查看楼层(22楼)

(十九) 假设“同理心”不是一个虚构的概念,假设人与人真能易位而处…假设她是童靖阳。那么,对着一个害他受十年牢狱之灾的、背弃誓言、另嫁他人的女人,对着一个在他的生命中说走就走、想来就来的女人,她会说些什么? 方若绮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不会是一句认命的、甚至知足的、毫无为自己不值的“我怕问了,你又要走”。 方若绮不由得心酸,对童靖阳说:“这样的女人,留她不值得,请她走也罢。” 童靖阳指一指自己的心口:“ ...

bianca 查看楼层(23楼)

(二十) 方若绮苦笑:“一条活路也不给呢。” 古芊菁说:“总会有办法的。” “真轻巧。” 古芊菁笑:“事不关己,当然轻巧。” 方若绮哭笑不得:“你这张嘴。” 古芊菁正色道:“这张嘴要告诉你,这次,不管你怎么做,希望不要再伤害小童。他这一生,为你也太苦了。” 古芊菁告辞后,方若绮还心事重重。对着做好的拿铁,加了足足半杯香草糖浆,还不肯罢休。 童靖阳抱住她,夺过杯子,头搁在她的肩膀上,笑着问:“你想甜死谁? ...

bianca 查看楼层(24楼)

(二十一) 心软成一泓春水,大概就是如此。 说什么都多余, 说什么又都不够。于是,方若绮什么也没说,只是侧过身,抱了抱童靖阳。 这一抱不得了,她刚刚只当童靖阳温暖,哪里是温暖?分明是滚烫。 方若绮赶忙摸了摸童靖阳的额头,声音都变调了:“小童,你发烧了诶。” 童靖阳事不关己一般地,说:“嗯。” “烧得很厉害诶。” “嗯。” “我们回去啦。要去看医生。” “不要。” 方若绮很气闷,什么叫“不要”?但怎能跟病人计 ...

bianca 查看楼层(26楼)

谢谢支持~ bianca 于 2017-5-8 09:21:49 补充以下内容 (二十二) 童靖阳放弃了抵抗,为什么抵抗? 他转而开启新的疆场。凑过去亲吻方若绮的嘴唇,从嘴唇到脖颈、到胸脯,还不肯停止攻势。 童靖阳发现,方若绮的文胸,搭扣在前边。 团结互助是,童靖阳致力于用嘴唇丈量方若绮的肌肤,方若绮一心要让童靖阳在她手中屹立不倒。 所有的前导性工作,当然是为了最终的对接。 童靖阳抱紧了方若绮,问:“若若,可以吗?” 方若绮将 ...

bianca 查看楼层(27楼)

(二十三) 方若绮是在凌晨四点,离开童靖阳的。 两人水火交融,奋斗结束,业已三点多。方若绮满身疲惫,但忍着没睡,怕一睡下,就不想醒来。 那就误了大事。 方若绮静静躺着,望着天花板。 灯是关着的,但渐渐习惯了,黑暗也不觉得了。 童靖阳睡得很熟,一只手臂搭在她腰间,头埋在她的肩窝。时不时会不自知地,为她向上拉拉被子。 方若绮从没这么近距离地看童靖阳的睡颜。 年轻的时候,她喜欢睡美容觉,童靖阳总是比她早起。后 ...

bianca 查看楼层(28楼)

(二十四) 方若绮回来了,带着一夜的奔波、仆仆的风尘。 她的身体有不熟悉的味道,但她的体温是确凿的。 她对他说:“王大哥,我选你。” 这想也不敢想的好听话,王瑞恩怀疑自己是幻听了,整个人僵住,动弹不得。 紧接着,不思议地,他听到她说:“我会一直陪伴你,Till deaths do us apart.” 从发出威胁的短信,三十七个小时,王瑞恩一直在等。他相信,方若绮会回来。 他在赌什么?赌方若绮会被童靖阳的安危束缚手脚?赌方若 ...

bianca 查看楼层(29楼)

(二十五) 映入眼帘的,是无尽的白色。 不需要精妙的推理,也知道这里不是天堂。 方若绮知道自己不配升入天堂。 并且,胃部抽搐的疼痛,如果身故,怎么体会得到? 不是天堂,就是医院了。 方若绮看到童靖阳关切地凑过来。 童靖阳看起来狼狈极了。 眼睛布满了血丝,眼窝在黑眼圈的映衬下,更加深陷了,两腮有泛青的胡渣。 方若绮怀疑,他早晨没有洗脸。 关切,在童靖阳的脸上一扫而过,他皱着眉,面色冷峻极了,唇角却极不相配地勾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2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3楼)
(一) ; q4 H# [2 a$ p, D  F. K4 S方若绮的睡姿,一向端庄。平躺,目微瞑,双手交叠于小腹;远远一瞧,活脱“睡美人”再世。 ) K6 t* L' g* ?( H王瑞恩醒来后,喜欢赖一会儿床。枕臂侧躺,静静地瞧着方若绮。待她睫毛微颤,以一吻伴她苏醒。 1 M: X' }5 s: a; t7 \& S# B* E曾经,方若绮很是讨厌王瑞恩这个习惯。在他一瞬不瞬的凝视下,她莫名毛骨悚然。 3 n' t2 ~2 ^; G- q1 K: o总要经历一些离合悲欢,才能理解:那样的凝视,是珍惜,是眷恋,是爱不忍离,是一个女人求而难得的运气。, a% }  Q$ \$ w) [  C; n 方若绮的理解,也用了很久。 7 h/ q4 C& N  D+ M! Y2 v王瑞恩的习惯,没有保持那么久。2 `" }' g; s7 V4 H 2 e% U$ J9 u0 b* s1 _+ d8 [; C天大亮,方若绮醒转,盯着顶灯发呆,不急于起身。她没有急于起身的理由。& B% d7 H& u; k" e& l. ?7 T  E 方若绮猜,王瑞恩又是彻夜不归。8 ?/ u3 {; c& ^/ ^ 那不难猜。 ' L' m7 e$ N. U4 H方若绮愈发痛恨端庄的睡相,对双人床的另一侧,秋毫无犯。那么平整又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2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3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3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2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4楼)
(二)  g% S2 X3 c  A1 f$ x) @ “方若绮,你讲讲看,我要怎么办?我为你坐的十年牢,算是什么?”8 C8 P0 B; A/ y7 u# y' h7 ` 童靖阳如是质问。声音不大,脸孔带笑。 ) F& t- |8 m% x% J0 E# i方若绮却知道,童靖阳生气了。 7 v- K+ R# s, m# x4 [) j4 Q; ^- w) S) K5 T! l2 L 童靖阳的脾气,动听地讲,也只能称为“又臭又硬”。这件事,十几年前业已有口皆碑。 2 o! ^6 k/ g. |2 E! }: K不然,不会获称“影视一匹狼”。8 o9 o' M6 \$ u9 _0 K6 { 不然,不会以皱眉冷笑与毒舌言论,为个人魅力点。6 |2 t  ~: j. \$ \) q' E) ^ 不然,不会误杀调戏方若绮的小混混,获罪防卫过当,吃了十年牢饭。 " a. x' S( G/ W; O* B& f ( r$ s; }% J2 X: B这样一个人,却曾迷倒一众少女,与包括方若绮在内的资深少女。 $ ^9 m" `4 E) H因为什么呢?1 ?  E0 @8 @$ H8 o8 i$ Y 十年太久,方若绮记不清楚。+ Q* w0 ^! t8 ~1 ]0 K8 w! @ 抑或,她本就不清楚。( |$ R, Y* i. m7 G 不应糊涂对待的感情,过多时候,却无可避免,是本糊涂账。 7 A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3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2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4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4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3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5楼)
(三) 1 [9 i5 p: X# w! ]7 l/ q- `5 ]0 K3 E6 m5 A2 b2 { 童靖阳挑起方若绮的下颌,狠压下去,以吻封缄。+ N; @( s& j) B* d. d( l5 h 1 ~0 \6 O& i; b, h4 t 方若绮并不挣扎。许是懵住了,忘了挣扎。: O' |" L6 y. Z/ \+ y7 j/ C- T; G * H  H8 b( ^1 Z 清醒太苦,难得糊涂。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好。4 p( v$ w9 t0 b5 v$ W 5 P' Y" Y; r; S( a , B' `3 V4 n+ c : _' l1 U# a; u9 Q% }- c一会儿过后,方若绮元神复位,乃记起身为华语第一名导王导夫人,需庄敬自强、母仪影界。 . x) `* B; ?9 L, q4 m( G/ ]+ W , {2 c* G" z) w- ~$ B5 k此时,她的义务,是纵然不自量力,亦要对这孟浪之徒奋起反抗。. L) d4 r4 w) P+ s  g. f$ q - E+ d/ x1 Q  n, }0 c& M: D方若绮的觉悟,在被吻至缺氧之际,化作一团不甚高明的拳脚,零零落落,散在童靖阳的胸膛与小腿。+ ]' r5 @1 J  o$ Z & D- N6 f. n/ i2 B+ s 然童靖阳只管进攻,不理防守,全不计正承受“暴雨梨花拳”。% {& l' R+ t1 Y: [& j' Z4 I; q % g2 ?# Q" A" Q* }- Y; _! ^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4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3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5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5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4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6楼)
(四) * w7 X9 w8 D" M3 L" g* I) ` 7 s4 O" H7 v  W! l5 i方若绮盯牢童靖阳,一时不知今夕何夕。是呢,童靖阳口中的姑娘哪里去了? 1 {! ~  o4 b2 ?思绪飘回老电影一般黯淡的二十二岁,断裂成几个支离破碎的画面。8 m4 e" @& v& b) q; ?9 j ! v, F9 @1 r) ^% F0 a6 F方若绮看到,年轻的她撞入阴暗的小巷。她画着烟熏妆,穿一件抹胸紫衫,配黑色短裙。在尚不流行混搭的年代,她穿了双小白鞋。! f4 E% Y/ x1 T 她赶着回家,回童靖阳与她共同的家。哦,对了,那时她还不是王夫人,她是童靖阳口中的若若;童靖阳也尚不是戾气的前科犯,童靖阳是她心心念念的小童。. h+ z" N2 ^8 j 那是他们在一起两周年的纪念日。她答应了煮他爱的龙虾焗饭。 7 P( D7 y" o$ u; g' b 7 S: k. n/ w1 S! D- T她当时正拍王瑞恩的《月光宝盒》。《月光宝盒》讲述了一个女人得到了一个神奇的盒子,可以满足三个愿望。然而,每当愿望实现,总有些其他的事情变得更糟。比如,女人向宝盒许愿,想要一辈子用不尽的财产,实现了,幼女却因此遭绑架殒了命。女人求女儿复生,实现了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5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4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6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6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5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7楼)
(五)0 K" G& B1 I2 \% N( K: M! W 童靖阳从来喜欢捉弄方若绮。这大概与一年级的小男孩总喜欢扯坐在前边的女孩子的辫子并无二致。他喜欢欺负她,喜欢她为他吃瘪的样子。但她若自别处受了一点委屈、落一滴眼泪,他也看不下去,要为他出头。3 l0 x& p4 l/ y) `9 M 但那是尚是小童的童靖阳对待尚是若若的方若绮的方式了。王夫人可不敢高估自己,令前科犯可怜她,为她打开门。" r3 {7 n) ]. D$ N, l 最好的办法,是致电王瑞恩求救,寻一僻静处等他送钥匙回来。她住在高尚社区,周边不乏咖啡馆,消磨一二个时辰总不难的。至于睡袍,今年不是正流行睡衣外穿嘛,她虽骨子里保守,也可以被动地潮上一潮。2 t1 I% }( S( t" [ 思至此处,方若绮转身就走。不理童靖阳大吃一惊,在她身后呼喝。4 ?; r8 l6 ~9 Y : P/ b; G7 j/ Q" }方若绮在一家名叫circle的咖啡厅坐下,身无分文,只点一杯清水。妻凭夫贵多年,她许久没这般寒酸过了。 * n: C. `( h0 @6 I; ^  w6 ?她拨通王瑞恩的手机,彼端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想来接通的是王瑞恩的秘书Maggie。4 B* j: I9 }9 k1 k3 A* z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6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5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7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7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6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8楼)
(六) 5 k* u: ]7 _7 M方若绮在喝完第三杯冰水时,接到王瑞恩的电话,circle的店员已为这位寒酸的夫人翻了四次白眼。, o3 z, W* e3 k- }8 G7 x 王瑞恩告知方若绮稍等,他马上回家。他的声音中满是笑意。看来,谈判十分顺利。这也不难解释,他竟要亲自送钥匙回来了。 * V+ H, R' u1 Z不是高峰时段,王瑞恩驱车从全球影业大厦开车回家,大约需要二十分钟。方若绮算准了时间,王瑞恩的车停好,她也正好站在家门口。她有这个觉悟,不多耽误他一分一秒。 + J$ Z3 b% @2 |' F王瑞恩责备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_0 `4 u1 i- L8 e2 Q# e 方若绮自知理亏,低着头揉搓手指,装鹌鹑。 4 U! j' X  @) Q, k王瑞恩最吃不消她这一套。叹口气,下车开门。却在一瞬间看到方若绮抱在怀中的皮衣。动作顿下了:“这是谁的衣服?”4 Y) {) X4 ^, Y  {) C7 h8 w 方若绮早已做好心理建设:“我的啊。” 8 k0 i  B+ ?8 j! {9 Q- a0 y王瑞恩:“这么大?”8 ]! J% D" r) ]2 m  { 方若绮:“流行oversize啊。”' ?) i/ ^6 L. X% Z! j 王瑞恩不说话了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7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6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8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8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7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9楼)
(七)) P: l( l# L) y; A9 @1 W/ O 接下来,王瑞恩每天都回家吃午晚两餐,就算工作赶,也准时回来报到,即使只是匆匆停留。 . v% F+ G* \2 C. f: g/ M; a" E方若绮受宠若惊之余,自然晓得是为什么。她督促自己以封建时代的妇德自省,除了上街买菜,快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3 }  C9 P1 g2 ^1 V4 w$ d1 }4 ? 到Maggie约她逛街,方若绮已近一个月没有见过以她家为中心、幅员一千米外的天空了。9 d1 W6 Z. ?! p8 n9 Q % d- n) p; v2 Z0 @% z; ` 那一天,王瑞恩开车送她到金融街与Maggie回合,离开前又几次追问方若绮几点回家;Maggie保证晚餐前将方若绮完璧归赵,王瑞恩才告辞。 ! h+ f, G2 h8 j7 i5 l0 h, e两人与王瑞恩分别后,Maggie取笑方若绮:“王导太宝贝你了。每天藏在家里,也不怕你霉掉了。”这话她当然不敢当王瑞恩的面讲。 : ~0 z1 ~% l  G: Y0 m) R2 `方若绮说:“宅得起,是家庭妇女应有的职业操守。”& C! d9 F( D8 E Maggie感叹:“你倒是有魄力,当年公司要力捧你,你却要结婚,回家洗手作羹汤。” - ?7 I$ H$ L( \/ Y方若绮苦笑: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8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5)上一条书签(7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9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9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6)上一条书签(8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10楼)
(八) 4 o- }& {& B7 A& l一转眼,已是秋天了。# {6 t. d( |' e! V& n6 w3 h 那天天气很好,清晨,王瑞恩破天荒对方若绮说:“打扮漂亮点,我带你去片场转转。” # P- {& n; B( d% f4 q$ o& A方若绮十分吃惊,不晓得这是逢上什么年节。 / H. p* {9 w$ g) Y) h& }要知道在平时,规定要携眷的场合,大多也被王瑞恩以“我爱人十分害羞,不喜欢抛头露面”为由推掉了。十年过去,除非与王瑞恩极近关系的人,业内人士大多忘了,全球影业CEO名导王瑞恩的夫人,也曾是发展很被看好的玉女演员。  O$ l4 Y  t6 L- B( @6 H# b4 x0 @ 虽是惊讶,方若绮仍恪尽本分,按王瑞恩的嘱咐,略施淡妆,穿一件黑色长裙,配卡其色的开衫。 $ E$ E0 v3 o% ^1 X! d0 U8 s  g* i0 i0 i1 O  N) j4 D 王瑞恩载方若绮朝郊区驶去,竟到了影视城。是岳行空导演《惊魂记》的拍摄现场。 8 p) X# |! R6 `7 a6 j- {3 m: w这一来,方若绮更不解了。 * \; t/ e* F; E" m7 E( B3 m& m王瑞恩这些年的个人奋斗,够出一本励志书。从小演员到大影帝,从台前转幕后成为新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9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6)上一条书签(8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10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6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10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6)上一条书签(9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11楼)
(九) + V! R: e. P5 i. A. U王瑞恩对方若绮说:“前段日子岳导来找我,要给靖阳一个角色。其实他不说,我也要想法子帮忙的,毕竟多年相识 。只是公司有过审的压力,靖阳有案底,五年内不能正面出镜。我思前想后,‘金刚’的角色最合适,戏份上也算男二号了。”   B9 n: Q" N' x. `4 h  h方若绮盯牢王瑞恩, 他今日带她来片场,自然是存了心的。是要邀功,表现对童靖阳的大方相助?是宣告对她的所有权,向前任示威?抑或教她看看童靖阳如今多么落魄,折辱于他? - s/ r/ y: P5 L/ a方若绮忽然觉得对于这个已逾十年的枕边人,一点也不了解。5 d' T  a  X6 O# s0 x  w 王瑞恩的目的达到了,自然乐于归还岳行空导演的工作。收工后,又大方地请全体剧组人员到著名的五星级酒店聚餐。好老板的气度尽显。 / r- ]6 m# @5 ^- V1 H) T方若绮没想到,童靖阳竟也去了。5 t: \! u9 P/ w: _( N$ A 酒过三巡,王瑞恩已身形打晃,还言笑晏晏,对敬酒的人来者不拒。他喜欢被众人簇拥的感觉。 4 d8 A6 ?+ u) j. W# y* @8 A方若绮见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10楼) 已加入书签(由bianca于2017-05-06)上一条书签(9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11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3年9个月20天

GMT+8, 2017-12-18 01:4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