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楼主: cookingin
收起左侧

大都會戀人(Cosmopolitan)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cookingin 发表于 2017-11-29 19:395 z  M: z# u" c& C: q9 G
7
# z: S/ U# {6 H: {$ f- c3 |: u9 z2 u* a9 A, N1 x; S
古芊菁前腳離開,記者便一擁而上。被花簇擁著,連同閃光燈和追緊的記者步伐,將她湧在人群中心,快到餐 ...
$ R. L5 f3 E, F) W4 |$ d) A
落泊了的王大哥卻還是一般的溫和,自然的為若綺圓場。
; b( G1 ]7 W0 H& L! p' j倒是若綺的不淡定,有些出乎她自己意料吧。
4 g% _; M! ?( T可以想像,她心心念念的,始終是他⋯⋯  ]0 ]) I2 d5 j; {/ `1 B- d6 j
希望他們的未來,不會是亦舒式的「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生子的又是另一些人」
: |% K. X+ N8 z) g: X  e. `4 z2 Z
2 ]6 @0 t9 V6 G' t9 ups. 近來極忙,無法每週上來,但一有空就會來看看有沒有更新。  樓主加油,辛苦你了。

点评

十二月又到年末!大抵都很忙了。最近也在忙著寫論文之類,一時不得閒來寫小說。 今天是平安夜,反正也不似言情小說主角一般有人約會,只好一邊吃著披薩一遍碼字~ 聖誕快樂!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4 21: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PP 发表于 2017-12-13 20:47
( X/ U4 T1 I3 y4 e落泊了的王大哥卻還是一般的溫和,自然的為若綺圓場。
4 L5 j9 T) S1 U9 D倒是若綺的不淡定,有些出乎她自己意料吧。
6 ?) _, W! H% W+ W4 K* h可以想 ...
9 c3 E4 s4 Z& K6 L) B
十二月又到年末!大抵都很忙了。最近也在忙著寫論文之類,一時不得閒來寫小說。: L+ U6 m4 x$ P+ F' @
今天是平安夜,反正也不似言情小說主角一般有人約會,只好一邊吃著披薩一遍碼字~
: h2 f8 |3 }/ F; H5 {聖誕快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okingin 于 2017-12-24 21:29 编辑
2 [& {, p  o% t7 H* _3 Q. z% ^* H) n$ p4 m' A
85 r7 b+ l& f( p8 C

/ U3 W! Y0 E& O" m! v4 N, j王瑞恩此時已向她的方向走來,她心中一窒,胸膛裡面幾乎在跳動著。可他卻側身經過了她,只說「走吧,靖陽示意我們過去。」
( j/ I. q$ |; Z; t# s) O
9 @. S7 `; W3 ]; D她才意識到他交待完,整個人已落在他的後面。這才轉過身來向他的方向走去。她拉著長裙,踩著高跟鞋,莫名的不輕便。他步伐不快,她卻也遠不及能同他並肩。. k. G0 G8 M2 G9 C- ], o

; c( N" f+ Y" p) _& z, i* u+ X8 G整個人跟在後面,還不夠垂頭喪氣?" O. T! Z7 i+ Y" N7 Y
2 Q0 W/ F5 o+ @1 U2 h  I( F
像是擺脫一點不被關注的懊惱?她笑容總有些掛不住了,湖邊像無形中鋪上紅地毯般莊嚴,幸好氣氛也不算寂靜。即使一言不發,身旁也能遇見好幾個先前尚未打招呼的圈內人,她一一致意。8 U2 _, V3 G& }, M' t3 n6 L8 o

; ]- Q  g5 Z, N# o  `( y1 T. E總是時機不對。能夠與他說話的時候,總有些瑣事來打攪;好不容易時機恰當,她卻沒有勇氣再去與他搭話。6 E! o% g5 _8 F. x. g. c
! w5 n* x! \. W( z
本來一往無前,如今見到本人,更加捉摸不定,勇氣也打消了幾分。
9 p/ r: i3 @9 l: U- ?& D/ `# I7 p+ S1 v
古芊菁攬著童靖陽站在中心,被記者圍繞起來影相,像是天生對光線免疫,眼神依舊毫不懈怠地散播幸福。專業的攝影團隊打光、佈景,像足了一個片場,此時登場的她也得奉陪,用演技來掩蓋一絲慌張。即使心中千頭萬緒,也不能像木頭人一般倚在旁邊。
9 S, b: T3 }9 @6 J2 n  o6 U2 r1 w) F) q
剛剛不過是逃離了一個微型「記者發佈會」,如今又迎來一個更嚴峻場合。. T! A6 Q! r/ X9 l1 @( U9 j

. g0 M/ i( E9 f. e而她眼見王瑞恩同童古夫婦拍了幾張相,便轉身離開,隨後不知所蹤。
" N  r/ ]' ~# ~7 ~# V
5 [6 B, I7 p: ?大概是找他的女伴了吧?
+ t$ T3 C* h2 b# d. L
* h8 l: A0 r8 A0 q) d( _『不見也好,說不上話,總比硬生生將兩人湊在一起來的好。』
2 H) `& U, g" k0 a7 D: }2 b* a+ z8 X' N
折騰了大半天,飢腸轆轆之余,踩著的高跟也要站不住腳。
0 a  x0 A# X) E/ S8 j' A0 q' E
& h1 \7 ~5 ?; x% b0 C/ @' A9 i這時方若綺才再三佩服古芊菁的毅力,不怪她從最初便說,「古芊菁,你是否從三歲開始便著高跟鞋。」0 V. N! D" [* v% e, ^' X4 _! @9 }3 z

; U! C! `6 s) H- _# i5 S3 m直到萬事大吉,卻比她自己婚禮還累。% v  j9 }! x0 I8 h/ I9 m2 f

# Z. k8 w& x' Z. y' J- G「要是累了,就去裡面休息。」古芊菁對她耳語。. m& q6 G: F: J4 K6 a8 g- o
4 _- z) o0 H# h1 N% J6 x
於是她提著裙襬,悄悄離開,繞進會館裡,才松下一口氣。
9 ?" Q3 f/ |; w: k3 M' y0 q3 s; M3 H, Q, c
唯一禁止記者出入的地方,化妝間是偶然間喘息之處。她下意識先踹開高跟鞋,開始蹂自己的腳踝。; F, K: \7 S! Z9 P, T' m

' B1 f  `& H- l- S起初被這煽情的氛圍弄得糊裡糊塗,古芊菁將舊情人推在自己面前。如今人也見到了,手也握了,話也說了,她想,思緒仿若似無底洞,如今竟然因為他對自己那不溫不火的一言不發而感到沮喪。4 D$ s& L) g6 t# z" ~

& C9 _' E- R' a1 d, l, `5 g7 y本就不再有關聯,為什麼心中總有些東西解不開、說不清。+ I0 O+ S! s, I6 h- c% Y! n

9 {! I# J4 D* k* @4 `! a& w年輕時自己像只烈馬,現在倒成了只溫吞的兔子,被人玩弄於鼓掌,被人牽著鼻子走,被人的事情影響心情,憂心忡忡,千頭萬緒⋯⋯1 v9 ]- x* w/ B% E

: u( P: U9 ]3 l3 Z9 @1 I9 g『但你又要忘記,其實當初你自己才是那個負心人。論起誰比誰無情,你敢稱第二,何人敢爭第一?哪裡談得上委屈。』
( B2 O  L9 |7 ^" m- e7 `1 _( ]- q( E4 e6 O6 `6 S, F
熟悉的旋律響起,她拿起電話,是歐生。/ _) C" j! v4 @0 Z$ {  `7 a
) z& B4 L1 G" {5 |! ?8 `5 K
「若綺,突然有一個會要開。」他說,伴隨著發動引擎的聲音,「我和Joe先走了。抱歉,你幾時離開,要不要我叫司機來接?」
# L' ?2 I6 }5 ^! w- u5 f  }: h- D* _- z& H3 s3 ?* j
「你先去忙。我一個人回去便好。」「那你注意安全。」他草草掛線。1 [; N! c# @0 ^# {* y, |2 g; }
' E: R/ v. @8 |  l* O  ~4 A
Perfidia,perfidia,中文是背叛。愛人是可以替代的嗎?無數多逝去的日子里。( S& V; h) e0 e, J) D0 L

% I' `- r4 h$ l! }, N% ?& E+ r她偶爾在失眠時認真考慮過自己做過的一切選擇。但她從來不敢考慮過後悔。
" V; D7 o$ R' Y7 x/ m0 _5 W% |" e. D
後悔,像是否定了所有的昨天。: c9 V' }  K% z

+ R9 W5 }2 ^4 }) c0 @( D8 @4 f# R「若綺?」+ c5 a) h! y" s0 w3 @/ H3 i

/ T# U  p: m3 K: p5 N4 E就此打住。像急急如律令般收回整副頭腦。她被王瑞恩突如其來的一喚而驚起。
# q) V0 t: _& y1 R' f2 B% K: y
" r; e+ _3 v" p' M2 R* ?7 j她猛一抬頭,王瑞恩幾乎要湊她很近。
: P+ O1 x3 S8 k1 U, z% D
4 I; Z/ t/ ~' `. N: d+ b近距離看他,眼睛紅紅,充滿血絲。她似乎感到眼睛亦受到刺激,泛了一層水霧。
& j$ ~/ d$ `' O/ F8 t
, a# I6 ~6 `5 l他怎麼進來了?
9 j  J+ K! \! s3 C, C
( R6 U2 R, w5 m' K* ^& L9 j9 ?她亦不問,只是手中的動作停止了,腳仍舊光著,踩上地面。
9 e+ X& J& G- V. Q4 n# U! |9 Z8 L& w: V  ]
若能再看一眼。1 H- @1 F. Y8 I; e( n: F" x. K

. P) @" S; e5 J7 S% N: o# q1 l「若綺?」& ?1 Z2 E4 j% F' \$ s
; V% E) a% O7 a% h6 f* O& C
「真對不起。」她穿好高跟,沈吟半晌,一如往常,說「讓你看到這幅樣子。」& R& w8 @0 r- p2 c. |( D) P4 t
0 s/ d/ |# ^" C. S8 T& y, U. i
「沒有關係。」2 {/ @+ W5 s: g  P( c5 e
& ~; w8 ^: w. n6 j
「外面記者很多嗎?」
  z' o* B, j$ D4 d# x! O% D4 B
; Y0 ]0 l1 v5 k* s6 J- k「是。」他說,「所以進來喘一口氣。」
) D9 T( A' x. p
4 a7 z7 p8 X. ]' c$ L 又是半晌。+ D5 C3 i- u# p! q* B$ r2 F+ v: ?
  o  d2 Y; F5 G$ V8 \
「你⋯⋯」「妳⋯⋯」她扯了扯嘴角,不該有默契的時候,偏偏異口同聲起來。- l5 h7 k- }7 V! j9 T

  b  d9 {2 c8 |; S比初見時更要進退兩難,比面對記者的說辭難幾百倍。
$ C0 }9 U& C2 q  z$ E2 {" K5 u" {9 p7 P. U0 P$ @$ K4 O
「你先說吧。」王瑞恩語氣不禁柔和了下來。+ f/ x" |, D! v. b' x; R! `

- P$ D$ W" B" P( ?/ \+ a「怎麼只見你一個人?」方若綺佯裝輕鬆,「你的女伴呢?起初就沒有看見她,豈不快要被你冷落在一旁?」他不正面回答,卻問:「那你呢,也只有一個人。」
) V" Y/ R# P* l# S8 s" I5 Y, v: P+ E% W& ]/ b" ~( \' m0 n# y$ G6 U
她剛想開口,卻想起現在的境況,如鯁在喉,語氣無不苦澀,只好說「他有事,先走了。」, w. u# [) s  M; z

* P& ~/ ]" v# V9 h, N  q; }他沈默了一會,說:「今天我是一個人來的。」0 k/ H- W! p! x
) _+ ^4 g. R. @- |% c' V% K
「今天很多朋友都來了。」若綺扯開話題,「平日是大風才能把一兩個刮過來,齊刷刷地登場,我都有些措手不及。」5 Q; P* c! ~" v6 t' P( y5 g1 D9 u
, X' S8 C3 o2 H/ S0 K
「我也很久沒有見到他們了。」他也說,「多難得,前些年還沒能在台灣遇上,沒想到今日卻能在香港相會。」8 S, j; J0 I6 F9 V

* k* |9 X% q4 O+ l* T. u「是。」若綺重複道他的話,「居然都在香港這個地方重逢了。」
, X, p$ l8 P- k, q+ F5 B  M& A! v3 v2 c: {- G" p' M
「你剛才見到師傅了嗎?」瑞恩問。: a* n  z" F) p5 i1 ~, A
) Z7 q# g  A% ]( Z+ X! x0 K$ C3 F
若綺也不免驚訝,看著他搖搖頭。
$ Y' u$ A6 @0 B+ h; J* P! O$ A+ `% a$ f
他淺淺笑,「剛才也忘記同你說,先前就是因為見到師傅。我們談了好一會。」
$ M: }. {4 j6 l; a  W  S1 E7 }7 ?' z2 B6 a  D( G0 b) C& |7 W
「芊菁居然請得動他老人家。他息影那麼久,去年初還移民到加拿大。」
% i6 m: h3 s) x0 t. p2 j0 o+ j) N/ j+ F/ v* \  i, K. u+ b
金勇是電影界的老行尊,幾十餘年仍佔盡武打片的風頭。某一日若綺搬回一大箱懷舊碟片,興高采烈播放著同時髦女郎裝束看似不合時宜的老舊影片,嚷嚷著是她最敬重的偶像雲雲。瑞恩經過覺得好笑又驚喜。她這才知道王瑞恩剛進演藝圈,受到金勇的提攜,之於瑞恩,是師徒之情。
$ A9 d2 v3 V6 i# z% x
  q! D& G! }$ r  [. T於是他也一時興起,同她一併抱著爆米花,翻看從黑白到彩色的膠卷,像過了無數個江湖日夜。. n$ ]. Q+ q( w- u+ Y9 n) k* W; O; V
% W% M/ _% t4 J  [. Y5 p; Y/ p
大約是舊派作風,瑞恩視恩情如山,十幾年裡一得閒便與老人家飲早茶,逢年過節,也帶著若綺登門拜訪。* e$ n% H/ N5 f: F! ^3 d
. Z3 D3 E% z- ^) I# e. h' S$ o
「可惜我一直忙上忙下,忘記同金前輩打招呼。」她問,「他老人家身體可好?」+ R* D, p) F* {* {5 t, I
5 i3 B7 A8 N( R
「不要緊,我已替妳同他問好,他叫你好好照顧身體。」他笑,「他呢,倒是神采奕奕,返老還童一般。聽說在加拿大,成日在公園遛狗餵貓。」
* S/ |; B: n, D
3 V0 e) M. p' N" f若綺心中一暖,說「這樣就好。改日一定要去拜訪他。」
2 I' @! J3 x$ s) m6 g
' _+ x5 F6 H; j% e' [「你們還有聊到我什麼?」她興沖沖地問。
8 X6 z2 g8 T; x, k5 }; g3 w3 c1 ?$ }. ?1 v5 A' P6 W
「總歸是那些話。」他輕抿唇,不禁多看若綺一眼,似乎有些躊躇。
& m' n+ J6 z8 L+ v1 C9 K1 [哪些話?多半是結婚生子、生活是否融洽。不曉得老人家是否知道他二人早已不在一起,卻只見金老先生語重心長,眼中似乎都是通透,勸他的是珍惜眼前人。6 Q$ [0 E0 f$ ]( a
: J: x! `5 Y' I0 Y+ Q7 j) b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g, \6 i/ T, |, b( `這時,馬智文同林妮雯一前一後地進來了,看見王瑞恩和方若綺兩個在裡面,稍作訝異,但也很快收斂。損友們或多或少暗藏著一些看戲的心事。這一點默契,彼此都心照不宣。
# {) h  L3 s: ~' P8 e7 I$ v7 v2 `4 i4 [' ^
什麼話?若綺見狀,也不再問。後來又想,自己唐突地有些好笑,咬咬舌頭,又坐在了一旁。
& D$ t: l3 N( T4 H! }% w% |( t3 R& }. R& b- H
馬智文一進來便搭著王瑞恩的肩膀,笑聲爽朗,林妮雯順勢問瑞恩最近在拍什麼戲。4 Y6 R9 ?6 n  c. Y! \' K4 u' |6 p

, W0 H4 N: y( F4 _* w+ n「目前不會再開大戲。倒是有一部實驗影片在計劃中。」) S3 K/ c; J* m* q" W4 W

' k6 D' i% `, |: k' q5 e. M: r) L「彩虹影業終於學會開明。」也不免驚呼出聲。' \4 R2 ^, D9 @3 e; p+ s

" v' X( w# p% a' k; @王瑞恩笑著搖頭;馬智文也好奇問道。. }/ f; [7 E4 s, ^
; s3 e3 h# x! \& S
「署自己的名,還是彩虹?」  Q8 L0 [: d3 ?, i& N" |* ?2 [

5 b4 ]/ i8 v7 j) i「自己。」
8 N# N# L+ t  R  i( ~4 E) H- s" ?' J( K7 @- d* V6 G
「公司投資,還是另找高明?」0 o- |# X+ j# Q$ S: O9 g

8 E8 ?3 a1 t( I- L$ z「都快被電影公司榨乾,只好先帶著自己的班底。」王瑞恩難得地開起了玩笑,「名為實驗,其實就是小成本。」
6 G3 Q0 h! O* A0 Z& z! A+ f
0 V" N. k+ @$ K2 V" Q談及投資問題,若綺也不禁伸長耳朵聽個分明。
& b" b" ?: z" r/ O1 h; `$ J7 w; F+ ^8 i7 z# Z
「那不就是虧待!」林妮雯瞪大眼睛,「彩虹影業這不投資、那不投資,淨知道給王金的三級片投資。」4 I- i- o- L2 l6 x1 F% t

$ U( H2 u* u) f( v談及王金,也不免忿忿。馬智文勸慰幾句,又說道,「瑞恩你別在意。」1 a0 ~2 P2 \+ e' B3 P% p! O) F

4 A. g0 x0 P1 K0 J「見錢眼開又不是謠言。」方若綺漫不經心接道,「你呀,還不是因為那三級片女配角一事,都這麼大的人了,還不曉得放寬心嗎。」  V" w4 w- p( h# q
' }1 m: p2 O) e" K1 D
大家又笑作一團。! V- b! ^; u; d) g
& ?: d5 @% Z: R; A7 M# p5 [
「要是有好戲,瑞恩,記得來找我。」林妮雯笑得風情萬種,還不忘擠眉弄眼地補一句,「還有若綺。她上一部戲已殺青很久了。」: P6 b" b( P5 [! V: v
& W0 d: d; I1 E- C' u
她不免一愣。側過身來便保持開朗明媚的笑,眼神卻停在一個不知名的視角上;口中應和著林妮雯,對他說,我通告空空,儘管來找。1 ^& |9 f1 U3 c# d+ T
: U, J- H5 V+ G- q* s. l( T
余光里,那人仍然在不溫不火地笑。% E8 O, _! H2 E1 N
2 o0 |/ d, E/ ^( h* ^- m7 ?& u, z
「剛剛同芊菁她們說了。今晚我和小雯在台灣還有飯局,等會就去機場。」馬智文說。! c$ @: N* J8 @( E* F

1 M  y, w3 S( Z! }趁著馬智文同王瑞恩聊天的空檔,妮雯把若綺拉到門外,湊近問,「你和你前夫一起來的?」
/ i0 {* U7 S5 ^1 o$ e  X; F+ t# T
! r% U9 y4 y9 i  ~「都怪古芊菁一句偕眷出席。還沒有公開離婚,不能先把『勞燕分飛』的姿態作盡了。」1 g  s3 H5 C+ @+ L6 F3 R% m

  I+ B1 w3 G$ K' r: E( e' z- R「什麼時候把離婚消息公布?」
. ?5 e5 }% m$ j2 {$ K6 c- |) ~2 j
6 ?6 h+ b& d0 d1 ^* t「總歸是時機問題。」4 }% f2 L6 V$ `2 m* F9 [

* ?6 A- _, e1 z: O# N2 N妮雯嘆道,「又不是相愛,何必拖那麼久。」
+ N; G3 Y! ^% w. K) Y9 m) b6 |; L$ K. ]; E4 G: w0 s3 G! U# ?; g1 j/ G
「公眾人物,哪有那麼灑脫的。」方若綺掰著手指,「離一次婚,負面影響太多;倒是妳們,結完婚,還能用夫妻檔造勢。」
: C4 Z# v- q+ {6 f+ C$ r, }9 d7 J8 h' v" {; p# \8 c
「誰叫你去結遲早離的婚了。」妮雯拋來一個白眼。
! ~& ~4 E3 q( @: [% n+ K/ K+ g
/ D# s% I5 d3 G5 G9 u* o見若綺默不作聲,妮雯又說,「之前自己結婚還不覺得,總是一隻腳在裡,一隻腳在外。今天參加芊菁婚禮,又看明透了些。始終相愛的兩個人,是可以得到幸福的。」+ w" X1 A" Q% O3 ?( G  T# I
" q- p7 r2 B$ O- ]
「我以前總覺得,結婚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她斜斜地倚在妮雯身上,而她心裡想的是,『所以王瑞恩才遲遲不做,或者說,結完婚才讓她知曉。』
. V( n$ P2 G7 r, G* v" ~9 s; ]' g7 C; j3 N1 T3 n2 C4 h5 _
「自己結婚,什麼感覺也沒有。後來你們結婚,我在想,結婚是否不該像是我那樣,而是妳們這樣才對。」' k1 C+ D. r9 m) c/ _" b

4 W# \! X, x7 U+ B- O% T9 E妮雯笑,「你看,今天王瑞恩來了。昨天的Truth or Dare,我當作你說假話,你還欠我一個真心話。」
% S- f! L5 }% {5 d6 }
+ p6 ~7 B! U/ {% r2 O「你要現在要聽我的答案嗎。」若綺笑。* b) G' h2 ]3 g( O1 s

+ d, a; y- ]6 H% |: B# Q" B「我馬上就要趕航班,沒有時間細問你。」妮雯挑眉,「本來我也不該插手。但如今塵埃落定,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剛剛看見你二人同聲同氣,連我這個局外人在一旁也糾結,都是貌似坦然,實則忐忑,你自己心裡想想是不是。」  s+ p* ?; _' A' ^

4 T7 e+ Z, C2 O7 `% h3 v6 W3 R, z: T若綺瞪她,「你是多想我『梅開二度』。」
, F9 ]; v, Q% L" m8 Z; @8 R7 [  B8 w5 o5 s  j- z& j% h
妮雯挑眉,「這可算不上『二度』,至多是藕斷絲連,枯木逢春。」$ Y' g8 B( L3 R. ~5 m# v* r- d! x9 r

- {0 Y# J7 G8 }7 ]5 R' S- H妮雯將若綺帶回房內,捏著她的手;若綺躊躇,想問道:「妮雯,妳可否知我究竟起初為何非歐生不嫁?」可還未等若綺開口,妮雯便旗開得勝般衝瑞恩說,「瑞恩,等會把若綺回家。我們要先走了,她一個人,我不放心。」
; u: @# `# B' ]- Z3 W4 v4 Q# m1 {2 ~) Z" ~6 x( ~
瑞恩點頭,視線移在若綺身上,「我會的。」
8 |7 v; M6 w" W  u* j" [, K0 J/ [% a$ 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6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始終相愛的兩個人,是可以得到幸福的。」
( \" ^7 m4 D% N6 u' g, V' Y希望妮雯對他們的祝福可以實現。 合掌。
, W% u: K1 f& D
/ v: |; M1 P& Q* W7 K+ |王大哥終歸是王大哥,陰雨過後,他總會再找出路。  我總相信在孤兒院長大的他,大概除了愛情的苦,什麼苦頭也受過一些,人未長大,心智已老練成熟。  事業上財政上的問題,他總會有能力跨過去。  除了面對若綺的時候⋯⋯ 因為依然在乎,才會不知如何自處吧。
- m7 J) r# D9 j  Q! D3 L4 r: [! I7 B/ K! }
而若綺⋯⋯ 期待她能更坦然地面對自己。0 t; }( Q7 M" L* b& |7 V! \

5 D( I) y* ~" Q5 W: e4 r4 k  MPS. 遲來的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4年2个月29天

GMT+8, 2018-5-27 23:5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