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返回列表
楼主: 一贝于海

古风明志版《千面记》 (2017-08-14更新于 332楼)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4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一声惨叫,一名衡教弟子已经被四面射出的巨大飞轮切割为数截,破碎的肌体落了一地,黎济棠等人已顾不了太多,个个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往机关外逃去,一个弟子落在最后,逃得慢了点,被黎华一扯,拖了过去,差点也被飞轮切去了双腿。2 _# i, V8 B; T& R9 O

8 O2 u1 A; y8 u5 Z1 T. R  黎华等人通过活动木板那一关后又闯了几关,来到一处大厅,由于没有秘道全图,他们触发了机关,待黎济棠等人逃出大厅后,想起刚才的情景,个个后怕不已。
$ H$ q' w) ]" h) w4 V/ N
& L' o( m/ n! V- e+ h$ [  八名弟子目下还剩四人。走了一会儿,刚才那名被黎华所救的弟子突然跪倒在地,泪下如雨,对黎华哭道:“施展怀感激教主救命之恩!但实在不想再往前走了,恳请教主赐我一个全尸,宽宥小人不能追随护佑之罪!”声未落,唯恐黎华上来阻拦,已将暗中备好的匕首推入心脏。
3 V) n) U- w2 y6 Q7 G3 F" J8 s! t' G: D) G. R
  黎华大惊,奔上来扶住他,但眼见那人是不活了。黎华黯然将那人的尸身放下,现在跟在身侧的弟子只剩了三个人,那三个人见施展怀所为,俱是心中剧震,亡魂失魄。黎济棠则火冒三丈,切齿骂道:“没用的东西!”怒目圆睁,正瞪向剩余的一个弟子,那人发觉被黎济棠盯上,不由得魂不附体,双腿如筛糠一般,抖战着软了下来,立时跪倒在地。 . t' t" Z- F1 c7 d9 S

- h. W/ H3 d  N  黎济棠怒道:“怎么了?快给我走!不然我就砍了你扔下去!”那弟子心中皆是怨恨,突然跳起来一刀砍向黎济棠,黎济棠不怒反笑,立刀在手,立时就格住了他的一击,他正要对那弟子痛下杀手,突然眼前一花,那人早被黎华抢到一边。黎华叫道:“你们俩给我罢手!”那弟子惊乱之下,还要砍向黎华,早被黎华在肩腢和孔最两穴上各戳了一下,于是半臂酸麻,落刀在地。那弟子如痴如昏,软倒在地。黎华就转过身来对黎济棠道:“你别逼他了,我过去就是了。”
/ X  \( s; S- e- x: {2 j  j# j3 H( r' z8 L: b: v: C1 l: v( G8 c3 m
  黎济棠心中不由一惊,万一黎华在下一道关卡闯不过去,他自己一人无法打开关口石门,到时候要出关都难了,正要出言拦阻,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叫道:“黎华!你等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42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贝于海 于 2017-8-27 00:11 编辑
$ j: I9 S" k; |/ S8 r
( R9 }8 C: ]% a! n  黎华一惊,急切间回过头去,一看竟然是方欧席三个人匆匆赶来,顿时心中又惊又喜,也顾不得黎济棠几人在场,奔过去将方若绮一把拥在怀中,心中虽然兴奋不已,但嘴里却是怨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不乖乖呆在外面,非要进来受险?”
" ~  P3 r; s# G8 D2 s$ m3 p) a
6 ^& X8 [: c6 P, `* A' z2 U  方若绮忿忿道:“你这狠心没情意的人,我说过你别想撇下我!”
9 G1 h$ {& u# G, @8 k/ W# D' Q% o
7 E. i" N) d6 ?6 S( a* B+ T  黎华听了她责骂自己的话,却是心花怒放,受用之极。他初入秘道之时,心里还忆及昨日与方若绮不快的一番对话,觉得她可能不会原谅自己,所以对两人的未来有些迷惘和无奈,一路行来,心中都是抑抑怏怏的。再加上亲眼目睹父亲让别人以身试险,伤害人命,几个人在一处,又勾心斗角,相互提防,早就走得有些厌倦不耐烦了。没想到居然会在此间与方若绮相会,简直是暗黑世界破空飞出一颗流星来。看那方若绮的神情态度,与在清心阁时相较,对他亲厚在意了许多,他只觉得心中的千斤巨石,一下子给甩脱得无影无踪,禁不住又把方若绮拥得更紧了点,鼻中嗅到她秀发上的清香,口中连连道:“我怎么撇得下你?我怎么撇得下你?”简直令周围一干人等,都觉得这两人无法直视。$ K4 |' \) q4 ?

! y& h! i" g& O+ D  席若芸早就料到这两人见了面怎么着也有一番腻腻歪歪,不屑地撇了撇嘴,走到欧凯文身边道:“我要喝水!看到他们我都要吐了!”欧凯文忍俊不禁,将盛水的壶递给了她。席若芸也不多说什么,开了瓶盖就一大口灌了下去。
' @& O) m5 H, j/ E% F) P: x  z8 \7 |4 J  c7 C5 u8 {1 G
  黎济棠待他们两人开心够了,咳嗽了一声,黎方才注意到他的存在。黎济棠道:“教主,我们可以继续往前走了么?”黎华知道他和方若绮无话可说,不过没想到他待欧凯文也是如此冷淡,多年未见的另一个儿子走到身前,却连个招呼也不与他打,顿时心内觉得寒苦起来,于是也不和他多说什么,拥了方若绮,回过头来对欧凯文说道:“凯文,我们继续往前走吧?”欧凯文点点头,也不和黎济棠言语,就拉着席若芸随了黎华,继续往前走去。
! p" T; V* {3 ]/ a+ ~
/ @( c) G% I7 p  g- P  欧凯文甫一接近黎济棠,就听他喝道:“且慢!”
: q0 s" d* y2 f0 G& B. `& ]
8 S1 _4 e$ w) k1 @- X- W  众人一愣,都向他们望了过来,只听黎济棠冷然道:“此处是衡教重地,你和方姑娘既然都不是教中弟子,为何潜入此地?”2 e/ H* ~) o! l+ n, [$ h

4 ?0 {, `6 }3 H* J: g& Q0 A  欧凯文和方若绮听了皆是心中一凛,欧凯文心道:“看来他眼中只认黎华,对我却根本没有父子之情。”想到方道琴和周世航两人如何对待自己,再反观这黎济棠,两相对照简直是判若天地,心中不觉悲苦起来,于是淡然道:“我为何不能算作教中之人?你们可认得我手中的物事么?”
* i" X0 C! Z6 E! S9 s! p, h" {7 ^  e
1 N" }: G2 B9 J; p1 a. Y6 z  黎济棠见他将教主令牌取出相示,不由得心中一惊,暗忖道:“原来欧君若的确将教主信物也托付给了方柳这两个人,既然如此,多半她还有什么不可知的事情也嘱托了镇中知岁,不然一个毛头小子拿着个教主令牌到总坛上来,能有几个人肯服他?莫非,他知晓这秘道中所有的秘密么?”想到这里,他眼中蓦地精光大盛,心中对欧凯文原有的戒备更是提升了好几倍:“这小子本来是在别人手里养大的,与我不会一条心,倘若这《衡衍诀》让他得去了,再加上手里有教主信物,以后的事情真是大大不妙!”
) l9 ]9 I: `& U2 y) ^% }" R8 f8 B$ G" p0 q3 t
  原来当日黎华被欧世光抢去,欧君若手里就只剩了凯文这一个孩子,她急切间将教主令牌和秘道全图悉数交给方柳夫妇,让他们带着欧凯文出逃,希望孩子能留下性命,来日能获取《衡衍诀》修炼,成为衡教第九代教主。黎济棠是何等人,一见凯文的令牌即推知出欧君若当年的心意,于是干笑一声,反问道:“本教两代教主二十多年前就已失踪,我们并不知道这令牌是如何到了你的手上。你这次到试炼谷中来,到底想干什么?”说道最后,已是声色俱厉了。
4 H+ N" m" P8 Q! l$ _$ v3 k( n2 u( q* S" h' Y" F8 Z1 `
  因了镇中横死,知岁又刻意隐瞒,所以欧凯文直到现在都不知晓《衡衍诀》的存在,他见黎济棠对他敌意甚深,脾气再好也不由得气往上冲,于是怒道:“我这次来,只是因为娘失踪了二十多年,想看看她是不是逝在此地,尽尽做儿子的本分罢了。你又是我什么人,为什么偏要拦我?”! U" Y5 k, T$ V$ R7 x
! i8 W. z: L( n2 h2 S9 Z( C. z- {
  几个人里黎氏父子和席方二女对欧凯文的身份皆是清楚的,听到欧凯文最后那句反问,其他人不由心中一动,都向黎济棠望了过来,黎济棠冷笑一声道:“你领了教主令牌,到此地难道没有别的用意么?”- |" q- I4 i' O7 Y

% U: q5 u1 c9 f* h9 y/ m6 h4 {  欧凯文听了更怒,朗声道:“你以为我很愿意到这里来受险吗?我除了这么点心意没别的了,如果欧凯文所言有半点虚假,今日我必定死在试炼谷中,不得生还!”
& W" C6 f3 D9 {% p  A5 V/ n) |* d* C" z
  黎济棠见他赌咒起誓,辞色严正,不似作伪之态,不免心中狐疑:“这小子真的不是为《衡衍诀》来的么?”随即眼风一转,已经掠到了方若绮身上。, l- J% |1 l! d  p  T- R' W8 U% i
4 J% Z8 H, y$ z$ [/ @+ ]7 [! Y
  方若绮见黎济棠将自己和欧凯文拎出来发难,心里不由得一阵发紧,感到全身血液似乎都要倒流回脑中去。自从她被掳来,黎济棠鲜少与她照面,所以她相对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而今日虽有黎华在旁,她也感受到了黎济棠的阴鸷暴虐,被那人的两眼一扫,她不由得身子抖战起来,本能地往黎华怀中一缩,黎华察觉到她的恐惧,便拥紧了她说道:“爹爹,若绮只是因为担心我才到这里来的,你不要这样吓她!”2 P  k$ E6 @9 d$ T
8 }( m0 I" L! X: J' O8 l
  黎济棠心道:“这官司在此地打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徒然浪费时间,既然赶他们不走,且冷眼看接下来的情况再应对好了,谅这两人也不是我的对手!”计议一定,便不再多言。
, c+ C1 k- c% W' f; U+ b2 C3 a% Q- v4 [: T
  黎济棠依然要剩余的三个弟子走在最前方,这三人都对他怨怒不已,都不愿成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那个适才被黎华制住的弟子索性就盘腿坐在原地,黎济棠见他如此,恚怒不已,厉声喝道:“怎么?你是决意想死么?”那弟子恨声道:“往前面走也是死,在这里也是死,我宁可如施展怀一般,死也不给你做踏脚石!”. E3 F, b# a; q) w3 _1 [4 B0 |6 n

0 C+ R- x6 |, S/ |  C# v, ?0 N  黎济棠冷冷一笑:“好啊,那我就成全你!”言罢运气于掌,就要将那弟子当场格毙。方若绮见他们的情形,立时叫道:“慢!”
' @0 t! D3 W9 W$ d6 Q5 c2 q
  P8 t2 y- H* Q7 J$ l  `' q) a7 n  周围的人心中皆是一震,方若绮道:“你别为难他,我走在前面就是了。”黎华急道:“若绮,你身子还没有大好,怎么能走在最前面!”
; o" E( g9 A( j1 ?7 O5 L' a
5 F) E2 ^& N7 J5 o4 l6 z  方若绮道:“我早就好了,都是那个老贼,不知给我吃了什么,让我一直歪在房间里。现在我早吃了解药,你不用为我太担心。”% F- ~; J  X! `% l+ v4 [* ]

# U7 D: h0 V8 Y. ^  黎华素知方若绮轻功卓绝,应变神速,他也知晓父亲给她服食毒药以要挟自己的事,知她得了解药,心里又定了几分,当下就不再多言,只道:“既然如此,我和你一起在前面走!”拉了她就迈步而前。那黎济棠就在后面叫了起来:“慢着!你怎么能随意乱走,这个地方随处都可能有生死之险!”黎华不耐地掉过头来道:“你到底走不走?”言罢也不再理睬他,只与方若绮携手前行。
2 ^: ^1 C( J5 |  N* o! O, [! m! c0 `. s% n2 p: T; d' l
  那三个弟子见黎华和方若绮行在他们之前,顿时心中万分感激,也不去瞧黎济棠,紧紧跟随在他俩的身后。欧凯文对席若芸道:“我们快跟上吧!”席若芸点了点头,与欧凯文一起,与黎济棠擦身而过。那黎济棠就一人走在最后。
  Z; ~' e7 w9 ^# T5 T  t" T0 d1 u: X( J& _3 O* B
  黎华见方若绮如此关切自己的安危,不惜甘冒奇险,一路追随,赶到自己的身边,不禁内心深深地被她的情意所撼动,只觉得自己此时勇气百倍,振奋不已。他又想到自己辜负若绮良多,暗暗心中打定了主意:“这次我就算是舍弃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护她周全,安然离开此地。”于是行进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比初入洞时多了更多的小心谨慎。
% Y0 d* y# m' A$ v) H. o

! j3 H! }& ^5 J2 k7 ]2 r' V
  方若绮却是另一番心思:及时赶到黎华身边,见他安然无恙,她感到安慰;但是黎济棠已经对自己隐隐生疑,接下来的路,既要让黎华等人安然通过诸道关卡,又不能被黎济棠发觉自己的秘密,这令她感到非常为难,所以一路前行之中,她不停地在心中暗祷父母在天,护佑自己。
$ W+ Q/ X3 z3 \3 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3年8个月20天

GMT+8, 2017-11-18 12:3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