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略略论坛 - 明志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返回列表
楼主: 一贝于海

古风明志版《千面记》 (2017-08-14更新于 332楼)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330楼) 已加入书签(由一贝于海于2017-08-14)上一条书签(329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332楼)
本帖最后由 一贝于海 于 2017-8-17 21:52 编辑 + H" p- W3 V0 f9 W7 _/ t% v1 {: |/ \) A7 V6 b( X' _/ l   方若绮自黎华去后一直不能安眠,纠结到半夜里才意识朦胧起来,到了清晨她从睡梦中惊醒,想到黎华父子就要入关,心中甚为黎华担忧,只恨自己周身无力,无法赶去伴他左右。恹恹地梳洗过后,倚在窗下发怔。 + E/ D; o( \; h3 c 9 Q4 O: ~' @- y7 f' z- S4 A  W  突然听到有人上楼,方若绮只道是侍者送来早饭,也不想去搭理。没料到房间的门被推开后,走了两个人进来,其中一人叫道:“若绮,快跟我们离了这里吧!” & N: ]! m) }. W3 j0 ]# V3 G7 D) p. x( l   方若绮认得是欧凯文的声音,不由心中一惊,抬头看时,见到另一人乃是席若芸,顿时怒火中烧:“你来做什么?还嫌我死得不够么?”% u/ i  Q0 w( N / u6 k( x- A% _# @* o% ?   席若芸早就料到那方若绮对她不会有什么好声气,面无表情道:“若绮,这次我不是来害你。以前的事,再对你抱歉也是无用。我们这次来,真心想带你出去。黎星主不在教中,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如果你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欧凯文席若芸北上辽西

欧凯文席若芸北上辽西
本楼(330楼) 已加入书签(由一贝于海于2017-08-14)上一条书签(329楼)一楼目录下一条书签(332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贝于海 于 2017-8-17 21:53 编辑
; D' i% y# e0 m$ Z4 T. [  D# S8 c8 K
  三人赶到衍转神殿,欧凯文行在正中,席方二女左右相随。席若芸道:“这里是衡教重地,也是黎星主所居之处,现在他多半也和黎华一起往秘道过去了,我们现在也要快点儿,否则被封在外面,就怎么也进不去了!”
% e& I6 T+ q6 O, A
2 \' P! j% v& u5 K3 z- P  说话间,突然殿内涌出一群人来,三人定睛一看,为首的一人身着银灰色的大襟长袍,身材高大挺秀,面目棱角分明,剑眉秀眼,英气勃勃。方若绮大吃一惊,正是从前在海宁原家庄外,从白檐崇手中救下自己的人。
9 n6 e: ~6 E/ [$ f* o" C5 X( h: E, v
  席若芸见到来者,心内一惊,随即冷冷道:“王堂主,你带着一群人拦我去路,这是什么意思?”+ X( d% O. K, k# j/ _& y
" j1 s+ {" V2 D9 M- ]
  那人展颜一笑,道:“席大姐,今日你终于回归总坛,可喜可贺!听星主说大姐此番立了大功,我们其余三个弟妹,对你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姐远途跋涉归来,理应给你洗尘接风才是,不然我们一起去偏殿坐坐,大家一起叙叙旧,喝喝茶,然后给你摆个宴席庆祝可好?”
) l: Z/ M" O( B% \
' d+ y) L1 w; B/ F( \! I  席若芸笑道:“不敢当!不过若芸有要事在身,王堂主还是先放我们一行去混沌山脉,我们完事后再一起叙旧也不迟。”  n7 R7 o+ t" S2 r

0 R, Z: ~6 Q: p  那人依旧春风满面:“哦?不知大姐有什么事这么要紧,一定要去本教重地?”6 B! k8 J& e" i' r) I+ ]' t( ^
8 G+ P% o2 P* H' V& ~( N" i# I- n
  席若芸道:“王瑞恩,你是决意挡我去路了是不是?!”# r# e/ |9 F8 o& n
8 u$ ?, S2 f$ B3 I( ?8 w  S
  王瑞恩脸色一变,冷冷应道:“席大姐,星主有令,在他与教主入关期间,混沌山脉不许他人擅入!大姐知道教规严苛,可别让小弟为难!”. E( r; H) _: n

. R4 H. |1 s0 k9 X  ?& a5 k% g  席若芸道:“我等此番前来,是事出有因。衡教传教百多年以来,教主皆是由上一任教主指派,至于星主所立的黎教主,手中并无信物,名不正言不顺,导致我教中杀戮不断,元气大伤。这位欧公子,也是前教主所生之子,与黎教为同胞兄弟,教主信物已传到他的手中,所以该入衡教重地的人应该是他!你们还不给我们让路么?!”
6 W7 U  u2 z$ M/ c9 c
. y% ]7 i" @8 F: Y( q  王瑞恩心内一惊,没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他略一思忖,对身边一个教众道:“你快去叫老余过来!”随即对席若芸又笑道:“兹事体大,我王瑞恩不敢擅作主张。不然席大姐待星主与黎教归来,再作道理,席姑娘意下如何?”  X0 @& d2 ], i+ c# i# w3 z
. U6 Z& C$ F7 D4 C2 d; I& S+ s- V
  “休想!王瑞恩,你果真要误我衡教大事么?”
+ j- e0 ?- C( w+ \/ e6 V  G
, s" P& ]/ k/ y  p; G* o  “那好,席大姐可否请欧……公子把教主信物拿给我们开开眼?”2 E2 S  P7 @8 L% M# `
' B/ Q: O+ }3 K- D' z  @) N, B
  席若芸也不多言语,对欧凯文丢了个眼色,欧凯文会意,就将信物掏出,王瑞恩仔细一瞧,却是一个黑沉沉的令牌,非金非玉,雕刻极尽工巧。这时他叫去寻的余副使也赶到了,他定睛一看,对王瑞恩点头低声道:“的确是教主信物。”. {- [& w4 V5 l2 }8 k
' ^- o& S& ~( A0 g# q& _
  欧凯文手执信物,神色肃然,朗声道:“见执令牌者如见教主,你们该怎么做难道还要我教么?”0 g# E- ~( H* E

( h  ^3 l- J* E/ \0 ^# \  这些人皆是心中一凛,不约而同看向王瑞恩。王瑞恩眉头一皱,心里开始感到为难。这时席若芸不想再给他时间多想,厉声道:“怎么样?王瑞恩?你阻挡教主去路,是想作乱造反么?!”
+ P* W6 D6 p- Q: k: I; A7 K: Q  v) r5 w% x: s9 V
  王瑞恩心道:“这个欧公子看样貌的确是黎华的同胞兄弟,又是欧姓,教主信物传到他手中应该不会有假。他们三个人进去,应该不会给黎华找麻烦。试炼谷中险境甚多,他们也不见得能活着出来,既然他们执意要找死,我干脆装装糊涂,让他们过去也无妨。”于是定了心思,笑道:“既然是教主亲临,又有信物在手,王瑞恩哪里不敢遵令?不过席大姐,你们见到星主后,还是把前情后因分辩清楚,免得瑞恩在星主面前为难。”# e3 k$ V2 E) p4 w
2 p7 S2 K- f% P
  席若芸笑道:“你既然如此识趣,这个自然!”于是不再理睬王瑞恩,对欧方二人道:“我们走!”王瑞恩到底还是没有给欧凯文行礼,也就冷眼看他们过去了。
- a; B$ b3 I4 k0 }- l  F- U7 R/ C/ |0 d  ?( F8 a7 ?% U
  于是席若芸领了欧方二人,从衍转神殿中走出,直奔混沌山脉。方若绮心里好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恨不得立时飞到黎华身边去。他们在路上狂奔了多时,终于来到秘道之外。
2 R; K% I- I9 S) p6 m/ R( O5 u+ s  k; _% f6 l2 P- L7 a
  席若芸领他们到了石门所在,那里依然门户敞开,但石门已渐渐开始闭合,只剩一人可过的门缝。席若芸道:“他们进去了一个多时辰了,我们要快点儿!”说完就要当先入内。2 O: C5 \" A) m3 x5 \% e* z

' S8 W" p1 ]: y* F2 E  欧凯文把她往回一扯,道:“席姑娘,里面是险地,你还是别进去了。”
% m5 N1 \- B0 s: o# h1 a( b. q& h2 [8 j3 ^, E- P
  席若芸道:“怎么?现在我没利用价值了,就要把我一脚踢开了?”
, E1 B- X& d9 q" e, g" d; n/ x) C7 G/ @1 {+ H  ]* @
  欧凯文奇道:“你怎么认为我会这么想?席姑娘,你已武功全失,里面不是耍处,我不希望你在里面有什么意外。”
7 a- R$ d2 z5 U& ~) s6 [$ _* k! v2 q  c
  席若芸道:“你少操心我吧。我没看到黎华在里面怎么死的,不会甘心的!”
. H. x# a* P1 x" y, X3 I) m- S) h* q- O% o% r
  欧凯文没料到她居然会这么说,一时哭笑不得,不知该怎么回应。一边的方若绮本来见他俩站在入口处口水官司不断就很不耐烦了,听了席若芸咒黎华死,更是心中恚怒,冷冷说道:“恐怕谁死在前面也说不定呢!你们要吵就一边儿去,别给我挡路!”
! ~3 s3 X* a4 @, \
5 Z( X4 ?+ v/ v* S7 J) w) C$ M  席若芸撇撇嘴,硬是抢在方若绮之前进了石门。那方若绮更怒,奔进去后冲在席若芸之前,欧凯文扶了扶额头,也赶紧追了进去,紧紧跟在了席若芸身后。于是这三人都入了秘道,紧追黎华一行而去。/ w) T( d8 z3 n' g% Z$ 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332楼) 已加入书签(由一贝于海于2017-08-14)上一条书签(330楼)一楼目录
本帖最后由 一贝于海 于 2017-8-17 21:38 编辑 " P& Y4 X8 B$ {% t / M7 {) m* Z6 o( e* A  黎氏父子领了八名衡教弟子,一路前行。他们在甬道里走了一阵,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黎济棠道:“这里历来是教主竞争者聚集的地方,我们过了这个大厅,面对的才是真正的试炼谷。历代教主的竞争者,死在里面的大有人在,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应对,稍不留意,就什么都完了!”# _! {' p- [, Y   黎华等人听罢,皆是神色凝重,点了点头。黎济棠其实还有一些话没说出来,历代的教主竞争者之所以能生存下来,是因为他们都见过秘道全图,知道在这些险境该如何施展自己的功夫规避。而黎济棠一行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危险几率就高了好几倍。黎济棠不言明这一点,是不想给黎华等人增加压力,于是这十个人小心翼翼,行出大厅去。  |# k7 D  v5 {* p ( C: w( H7 d3 |4 F/ E   那黎华是衡教历代唯一一个没有经过试炼谷考验的教主,当年黎济棠保他为尊时,荧惑星主林载燚极力反对,对黎氏父子颇有微词。黎华也因了年幼时几次差点被林载燚杀死,心中对金颇有些 ...
您还没有登录,完整章节请先登录注册再看,更多精彩更新等着您!
本楼(332楼) 已加入书签(由一贝于海于2017-08-14)上一条书签(330楼)一楼目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贝于海 于 2017-8-17 21:47 编辑 # w. u% \, J) U+ n$ O

" z) o$ K& k. d* i, Q: X* @: O
  避过了巨石阵,他们走了一程,隧道两壁渐渐收窄,他们觉得前方又有险境了,于是把步子放慢了一些,走到后来,隧道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过,面前终于显出一个的椭圆形的深坑。众人见这坑圆周平整,下面也是空空平坦如笸箩一般,显然不是天然形成,顿时都住了足,不敢冒进。他们四下里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出周围有什么异常,突然一个弟子叫道:“你们看上面!”黎济棠等人抬头一看,只见圆坑的正上方高悬着一块巨大的石杵,一样是椭圆形,正好与坑大小相合,众人顿时明白了这道机关实际上就是副巨大的杵臼。
  黎济棠寻了块石头,扔到坑中,那石头甫一落地,上方的石杵就迅速地砸了下来,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待那石杵收上去后,坑底的石头已被砸为齑粉。
  黎济棠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坑左右窄小,前后距离却甚远,光凭跳跃是过不去的,且石杵砸下后,刚好也封堵了前路,使他们也无法在石杵既落的时候通过。如果不抢在石杵落下之前出坑,下场必然是被杵为肉泥,这里该要如何通过?众人不由又抬头看了看头上那石杵的底部,经过了多次的敲击,已经变得圆润光滑,那乌沉沉的颜色,是多少鲜血染成的呢?这十人的心情沉重了起来。
  黎济棠冷冰冰地扫了那八个弟子一眼,开言道:“你们有没有谁有把握带条绳子先冲过去?只要到达坑的那一边,就在对面将绳索绑好,我们一个个攀过去,这样就不会触动坑底的机关了。”
  那八个弟子皆低下头来,半晌不发一言,适才那石杵落击之神速众人都看得清楚,他们都觉得自己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能通过臼坑。
  黎济棠见他们不回应,怒形于色,喝道:“怎么,我们今天走了这么一点路就回去么?”
  有个弟子一咬牙,开口道:“星主,那石杵落下了还没完全收上去时,我就趁这机会奔过去,应该会有几成把握!”
  黎济棠大喜,便同意了那弟子的提议。那弟子便解了背上的藤牌,将长绳的一端绑在自己身上,默祷了一阵,眼神突然凌厉起来,便取了身边一块大石,往臼坑中扔了过去。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石杵落了下来,这弟子看准了石杵升起的时机,猛然发力奔了下去,没想到那石杵升到了一半,这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奔到臼坑的中心,石杵就又落了下来!
  黎华一直紧张地看着那弟子的行动,一见不妙,就跳过去抢那条绳索。这弟子只觉得身上一紧,已经被黎华给拖了回去,只听一声惨呼,石杵落下,已砸断了那弟子的一条腿。
  这弟子痛不可当,哀号连连,众人围上来看他的伤势,右腿腿骨已断,仅剩皮肉相连,血流如注,未几就昏了过去。黎华正打算给他施救,那黎济棠早抢了上来,一剑将那弟子给刺死。
  黎华惊道:“爹爹,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黎济棠冷然道:“他已经没救了!我们还得要赶路,带不了他走,耗在此地他也是个死,不如给他一个痛快了断!”
  黎华不语,心中忿然道:“这人的伤止血包扎一番不一定会死,何至于做得这么绝?”眼光再一扫其余的弟子,皆是面色凛然。事已至此,他也知道和黎济棠在此口角,于事无补,只得站起身来,盯着眼前这一副杵臼沉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贝于海 于 2017-8-17 21:48 编辑
/ J6 Z, }  I$ K2 U9 l* D, q
: S. H  s: t, D, I$ x
; ^# t! ]* J* R: J
  他突然注意到石杵上有一些棱角和深坑,仔细地审视了一番这些棱角深坑的距离,便开口道:“也许要通过此地,关键不在这个坑,而是在石杵上面。”
  黎济棠双眉一皱,问道:“怎么?”
  黎华道:“爹爹,你看那石杵上的棱角深坑,据我看来,不太像是天然形成,倒像是人刻意凿出来的一般,伸手踏足,还是可以在上面攀援的,不然我上去试试,也许能攀到对面去。”
  黎济棠道:“既然是这样,徐晖你去试试罢!”
  那个叫徐晖的弟子就是走在最前方两人中的一个,听了黎济棠的话顿时脸色一白,嗫嚅道:“星……星主,我……我跳不准……会……会摔下来的……”
  黎济棠正待发作,黎华道:“爹爹,这事他没把握就别勉强了,过不去的话死再多的人又有什么用呢?”
  黎济棠方道:“你小心一点,千万别出事!否则我们返程时大门打不开,也都会死在里面!”
  黎华起初只道黎济棠纯粹是出于父子之情不愿自己涉险,现在才明白原来还有这么一层用意在里面,当下也不多言,将背上藤牌解下,绑好了长绳,往回行了二十来步,看准了落点,便发足飞奔过去,凌空一跃,准准地落在了石杵之上,牢牢地把住了几处棱角,稳住了身形,接着就往对面的那一端攀援了过去。
  黎济棠等人在下面看得心惊不已,没想到关键果然是在石杵之上,只要黎华一个松手失踏,等待他的都是无可挽回的结局。过了两盏茶的功夫,他终于攀到了石杵的尽头,于是发力一跃,往臼坑的那一端跳去,没想到落地时脚下一滑,没有立稳,眼看着要滑下坑去,直把黎济棠等人惊得叫出声来,黎华反应奇速,赶紧攀住手边的一处山石,总算没有落下去,待他攀上对面的空地,这一端的人都惊喜地叫出声来。
  于是两端将绳头固定,黎济棠等人就一个个攀绳而过。他们想到还要原路返回,所以就没有取下绳索,继续前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往前走,他们觉得脚底的路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沙,落足处也越来越松软,黎济棠道:“有古怪,徐晖,朱崇,你们留意一下前方的路会有什么变化!”  那徐晖、朱崇各自应了一声,行得更慢了一点,隧道之中已是一大片沙地,越往前走,脚下的沙土就越来越松软,走得越慢,就陷得越深,黎济棠九个人才悟到他们已经走到一处巨大的流沙地带。
) p4 q- M( A4 u/ u  黎济棠心道:“这样慢慢走下去,岂不要陷落在里面?”于是施展起轻功,几起几落,一下子跃到队伍的中间去,叫道:“别磨蹭了,快走!否则就陷下去出不来了!”黎华等人不敢怠慢,也都紧随而前。他们就在这流沙地带挣扎了一阵,轻功高低立即就区分出来:黎氏父子皆能轻松而过,甚至踏沙不留痕,剩下的九名弟子有的还能应付得过来,不至于陷落,而有的则步履艰难,越行越陷得深,以至于惊声叫出来。那黎济棠丝毫不予理睬,只一刻不停地往前赶路,但又不敢行在最前面,便一个劲地催促前面的弟子再快一点。
6 V2 H+ ~$ Z2 q3 F" G* @  黎华见有两名弟子腰以下的部分已陷在沙土之中,情况万分危急,于是将一条绳索抛了出去,打算把两人拉扯出来,但是这么一来,他就走得越来越不轻松,也渐渐地感到自己双足越来越沉重。他心中焦急万分,蓦地看到隧道侧壁上有一处孔洞,心里便有了主意,赶紧从兜囊里取出一只飞镖,系上绳索抛了过去。那飞镖就穿孔而过,黎华便一跃而起,扯住过孔的那段绳索跳了下去,那两人就这么被黎华一带,总算从沙土里脱身而出。
5 v1 {0 f7 F  T# n* B  他们如是在流沙之上提心吊胆地施展轻功奔了一阵,前方的弟子终于奔到了尽头,他们陆续跳出了流沙坑,还有三四个陷得有点深的,众人就将绳子甩了过去,把他们扯了上来。4 G  C! ^$ h" z! T' }( N' U0 S8 m! m9 |4 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流沙区,隧道宽敞了许多,路也比较平坦,但是经过了前面的数道考验,黎济棠一行人丝毫不敢大意,一路前行。走在最前方的徐、朱二人,更是小心翼翼,但黎济棠走在后面,总在不停地催促他们要走得再快一点。
- E2 h; r8 Q9 D( z1 P) M4 L- [  他如是这般呼喝了多次,仍嫌徐、朱二人走得太慢,便觉得这两个人惜命,故意不把他的命令当回事,一想到三个时辰到了,他们可能还赶不到要去的地方,他顿时火了,便大声喝骂起来。可这么一叫不打紧,只听前方忽然隆隆作响,惊得黎济棠一下子收了声,这九人定睛一看,只见远处滚来了一块球形的巨石。
3 D1 w0 f2 {8 }) n5 Q/ s0 l  如果看了秘道全图,就知道这一段路有些地方安置了大石,多数没有固定得很牢,如果一群人通过,脚步声稍微重一点,这些石头就有可能被震下来,更何况黎济棠这般大声呼喝?这块大石从高处落下,一径儿向他们碾压过来,黎济棠等人大惊失色,赶紧调转过头往回跑去。    g% M9 N! A3 M$ y
  黎华在奔跑中,看见一处山石壁上有个站位,便一跃而上,那大石就贴着他的身子滚了过去,让他逃过一劫,但其他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除了竭力狂奔之外,别无他法。黎济棠边逃边在心中想:不如就奔回流沙坑,让那石头陷下去,我们就安全了。却没想到他们逃得快,那大石滚得更快,这般下去,可能还没有到流沙坑那里,八人中就可能会有人被碾死。
5 Z6 S5 @4 K0 f0 E/ ]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黎济棠等人回头一看,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就叫起苦来。原来那大石滚到隧道一处低矮的地方,一下子被卡住了,动弹不得。但也正因如此,通向前方的道路被封得死死的,他们既过不去,黎华也困在里面出不来了。
' K! }& T+ G) m0 `# h3 h1 o*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黎济棠正在烦恼,大石的那一头就传来黎华的声音:“爹爹,你们现在没人受伤吧?”% F: @% d+ t$ u" g' H# c$ [' G, v
8 C- z8 Q5 d! n) @; L8 z
  黎济棠恨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问别人!你出不来的话,我们也出不去了,这可如何是好!”1 G; [6 r+ a. a6 c2 ^
2 C" b; n- r' m* L3 A
  那一头黎华听了他的话,不由暗忖:“如果我没有那三大星主的内力在身,被困在里面他会这么急吗?”这么一想,便对黎济棠烦厌起来,心里埋怨:“要不是拜你所赐,我哪里会被提拉到这么个鬼地方来!”于是想戏弄他一番,便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腔调,哀哀地说道:“爹爹,事已至此,我一点法子也没有了,看来老天是要绝了我们,没想到今日你我居然死在这里!”
* q" U) E) M0 C& D' q; k) [* o7 J' S; B: F4 Q& d" w
  那黎济棠急得气血逆流,脑中的经脉都要崩裂开去,他运足了内力,一掌又一掌地击在大石上,简直如同蚍蜉撼树,那千斤的巨石纹丝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黎济棠都要绝望了。那一干衡教的弟子更是目瞪口呆,成了座座木雕泥胎。
; n8 ~4 {! A& r. y" y/ N& I; A  q) _- O0 B2 ~( K8 l/ T) t# ?
  黎华待他打得够了,才开言道:“爹爹,如果早知有今日,你还会不会逼我进来?”
6 j; e7 q% u2 M: d4 K# k# O% u- J8 b
  黎济棠无计可施,听黎华这么一问,也悔上心来。他不是不知道试炼谷中危机四伏,但是亲身经历过,他才知道危险大得超乎自己的想象。黎济棠几十年来经历过无数风浪,在一些特殊的时刻也曾想象过自己会如何死去,却怎么也料不到是今日这样的死法:既不是寿终正寝,也不是轰轰烈烈,而是试炼谷的一小半路都没有走到,就活活地在里面困死,这是一种多么窝囊的死法!% O/ R" F. x" F, F; T; n% t( I. s  r

* A# X4 p3 B1 ~9 O  黎济棠突然想到一个茬,怒从心头起,恶狠狠地盯向徐晖、朱崇二人,那两人见黎济棠这副凶狠的模样,顿时明白了他要迁怒于己,腿脚一软,都跪了下去。黎济棠骂道:“都是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要不是你们故意不听我的话,我们何至于此?去死吧!”
" E/ q4 Z6 [) Z  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1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8-17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黎华在那一头听得分明,他本来还想作弄黎济棠一番,却没料到这人急怒之下,要杀人泄愤,只得停了自己的恶作剧,急急叫道:“爹爹,我想到个法子了!”
& Q- V; n7 X0 H& j
( H2 Q9 |0 m3 ^  那黎济棠本来打算用手套抓死徐朱二人,听黎华这么一叫,顿时如同溺在大海中的人抓到了一块漂浮的木板,又惊又喜,颤声道:“有……有什么好法子?”
4 Z( |% C3 Y3 y5 A8 m6 o/ y6 k" ^$ m
  黎华道:“爹爹,我这边先在石头的脚下挖一个大坑,然后你们那边的人就一齐发力把这石头推到坑里来,只要石头上留出足够的空隙来,你们就可以爬过来了。”
1 `" V' W2 K; |# _6 x/ t' A
- z, m9 X3 z: Y+ l  黎济棠一听,心里连赞妙计,但随即也悟到黎华刚才都在戏弄他,不由得心中暗恨。想到前进回返都不能少了儿子的助力,他只得收了心中的不满,说道:“时间也不多了,快点儿挖罢!”. g" ?+ H- u$ d" E- }$ p5 m( F; Q
% u# h' B" s$ H/ J" h/ z/ D
  于是黎华便取了随身所佩的短剑开始掘坑。所幸此地距流沙坑不远,土质较为疏松,黎华挖了好一会儿,总算在大石脚下掘出一个深坑。黎济棠这边的八个人得了黎华的许可,便开始一齐发力推石。那徐朱二人因了这么一连串的事件,都生出惧意来,也对黎济棠隐隐有恨,要不是因为黎华被困在了里边,他们倒宁可这大石堵在路上,让他们结束了这场冒险。那大石因被黎华掘了一部分立足的土去,就有些松动的迹象,黎济棠等人险中求生,个个尽力,那大石终于被推得向前一滚,下面小半截落下了大坑,露出一条容一人过的缝隙来。黎济棠等人便一个个爬了过去,与黎华会合。
& `7 J. e* U" e, q" L" C" x) Z$ a( k/ ?4 _& B6 @# c1 q
  黎济棠依旧命徐朱二人走在前面,黎华出策出力解了众人的危局,那黎济棠见了他只说了一句:“走罢!”便不再多言。黎华知他识破了自己适才作伪,引他抓狂失态,所以他肚里还在恼恨,便默不作声,跟在了他后面。& Q9 H* X7 {# L+ u& H" C6 A, e4 M*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严禁讨论盗版
2. 除专门水区以外(报道/JQ版)请您注意要减少水分哦。水区热烈欢迎以下内容:灌水,版聊,勾搭,抢沙发
3. 更多发言规定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明志略 |明志略已经运行了13年5个月20天

GMT+8, 2017-8-18 09:1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